福建佛学院简介

1Z5A3890

福建佛学院由福建省佛教协会主办,创办于1983年,由当代已故高僧圆拙老法师、妙湛老法师、普雨老法师及传常老法师等人发起,报经福建省人民政府及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批准,并得到福建省人民政府宗教事务局的批复。

1Z5A3886

福建佛学院分为男众、女众二部。男众部院址设在莆田市南山广化寺内。学院开设了预科班、本科班和研究生班。在“以信为本、以戒为师、修学一体”的原则前提下,根据不同时期的学制层次,建立了以“学佛修行课程、佛学理论课程”为主体的、以“思想政治课程、社会文化课程”为必修的课程体系。开设46门佛学课程(包括佛教史、唯识学、律学、俱舍、中观、天台、净土、道次第等),14门世学课程(如法律、政治、通史、外语、计算机、书法、哲学、语文等),若干第二课堂(如专题讲座、专宗讨论、专线参访等),以及学佛共修课(如专题研讨、静坐禅修、早晚课诵、二时过堂、半月布萨、每年结夏安居)。佛学课程约占总课时的65﹪,社会学科约占总课时的35﹪。

15

本院办学宗旨:有计划地培养和造就爱国爱教、学修并重、能适应现代社会、具有较高佛教学识,道心坚固、具足正信,立志于从事佛教事业、住持佛法的青年僧才。

 

广化寺的早上——动而实静

1

夜里1:00点,伴随惊雷,天似乎被撕开了个口子,雨倾泻而下,直到黎明时分雨才渐下渐小,往日恬静委婉的小溪,如开疆破土的勇士,奔腾而下,听声音,好像置身于黄河岸边。

1Z5A5175

4:00点开静的板声应时响起,各寮房相继亮起灯,客堂、云水堂、学戒堂、念佛堂、佛学院、大寮、流通处,以及各个殿堂的灯也都亮了起来。一天之计在于晨,寺院一天的生活正式拉开帷幕。

1Z5A5216

板声过后,钟声响起,浑厚有力的钟声,惊醒了世间多少名利之客?宛转悠扬的嘹亮钟偈,让心得以沉淀,“妙湛总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稀有。消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祇获法身。···”,偈中赞美我们的佛陀,世间大觉王,稀有难得,我们也要像佛陀一样成为觉悟的人,还来度脱无量无边的众生,如此才能报答佛陀的深恩,“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假如虚空可以消亡,度众生的金刚不坏之心,也不会改变。我们的心无有涯,因为众生无有边,怀此心,身虽忙、心不乱。

1Z5A5218

鼓声接钟声而起,由缓趋急,如狂风暴雨、雷电交加,涤除一切罪垢,碾轧无量烦恼,令地狱暂停苦,使狂心得以熄。听鼓声,抛却名缰利锁,趣寂静,还得寂灭安乐。身临其境,幡然醒悟,自性本自空寂,自性本自具足,何来抛与不抛、还与不还!

1Z5A5232

法师们穿袍搭衣,鱼贯而行,威仪三千,云板接鼓,大殿鼓、磬与云板相和,庄严的早课开始了,以诵经、念咒的功德迴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三途八难离苦,四恩三有沾恩,一切念起都为众生,所有造作皆因群迷。舍家弃欲,而为沙门,不为五欲所系,只愿众生离苦。近一个小时的早课,迎来了晨曦一抹,小鸟依依,早殿在6:00点结束,法师和居士们依次回寮。

1Z5A5264

6:15分,客堂开始打板,照客心中默念一句“南无观世音菩萨”,打一下板,绕大殿正好要打48下,喻弥陀48大愿。打板后开梆、撞钟、云板,之后是五观堂接钟,唱供养偈,然后正式用早斋。一切都是延续丛林制度,就连五观堂的柱子上依然刻着“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自忖己德如何,坐享檀施岂易”。在丛林每天都要做事,广化寺到现在还保持着这千年的传承。

1Z5A5285

在南方,树木每天在抽出新枝、新叶,也就每天都有树叶落下,广化寺也不例外,特别是榕树,落叶更多,早斋后需要大量的人力来清扫,每天这个时候就是学僧们晨扫的时候,这可是一幅美丽的画卷,从大雄宝殿到山门,都有他们漫舞扫把悠闲的身影。

3

之后,学僧们上课了,净人和义工们集中在书院,学习一个小时的《菩提道次第广论》,然后出坡,广化寺的早晨就这样悄然过去。

4

整个早上,大家一直在忙碌着,但内心却是寂静而安详的,与世间迥然有异,因为世间是为自己而活,为家庭而活,境界高些是为国家、为人民而活。在这里,他们为芸芸法界众生而活,为“无为”而“有为”,愿力决定心量、决定行动,他们从容不迫,他们步履坚毅,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走在觉悟的道路上。

未标题-1 封面 IMG_00700

莆山灵岩寺碑铭 ――唐·黄滔

22

释波东流,涌为花宫;花宫之构,咸宅灵秀;灵秀之启,其或神授;则知融结之始,已有待於金圣人也。

粤灵岩寺,乃莆山之灵秀焉!神授焉!懿夫岳立大山,推下数峰;面乙臂坤(南),石嵌松瘦。昔梁(502-557)·陈(557-589)间,邑儒荥阳郑生家之生严乎,一堂架以《诗》《书》。既而秋,一夕,风月清朗;俄有神人,鹤发麻衣,其状丈余,现于堂曰:“诚易兹为佛宇,善莫之大。”生拜而诺,瞬而失。旋以堂,居僧像佛;献其居为【金仙院】,即陈·永定二年戊寅(558)也。(鹤发麻衣,西天之谓,故号【金仙】。)山水推其奇,鹤发增其异;缁锡日萃,院落日峻。隋·开皇九年(589),升为【寺】焉。

左漱寒泉,右拥叠巚;危楼豁壶公之翠,上方视鳅海之波。唐·景云二年辛亥(711),寺僧志彦入内,背文讲《四分律》;睿宗嘉之,锡号【聪明】。彦因获言:“所居之寺,自复有僧无际,持《妙法莲华经》,感石上涌白泉;僧殁,而泉变清焉。”遂膺敕额为【灵岩寺】。大和二年(828),殿中彭城刘公轲,幕提泉印,聆寺之胜,不卸而宿;侯吏,不蔬而午,掬泉而漱,随手以涸。其石今坎于上方之上。

其僧复有:元悟、元凖、慧全、省文、灵敞、无了,悉问生祗园,坚持密行。或临坛表德,或降虎示真;厥众如云,厥施若市。洎武宗皇帝己丑(845)之否(會昌法难),邑之东有【敬善寺】,民井而居之。乾(北)有【玉涧寺】,民亩而田之。独兹之奇豪,人互以金输,为幽宅之卜,若有之卫,竟不克遂。敞公、了公,乃帽首縧腰,沉踪处晦;逮宣宗皇帝(847-860)之复,索之於石罅云根,归之於芜基烧址。山灵之感,行羶之慕,投金执斵,匪招匪劝;不越闰,而其宇鳞鳞,其徒翼翼。

敞公,咸通六年(865)秋八月示灭;靡风而大树折庭,磨触而大殿倾瓦。了公,八年(867)冬十月坐亡,色身不坏,今龟阳之号【真身大师】者也。则知,僧以行而神其迹,地以灵而感若乃。轩轩月殿,蔼蔼松门;醍醐雨天,琉璃镜地。慧烛九枝而吐焰,慈云五色以垂阴;推於瓯越,居之甲乙。

今仆射琅琊王公,牧民之外,雅隆净土;论及灵胜,以为东山神泉之比。(神泉寺,在府城之东山;其泉,亦自僧感而涌也。)缮经五千卷於兹华,创藏而藏(平声)焉,即天佑二年(905)春二月也。初侍御史济南林公藻,与其季,水部员外郎蕴,贞元中(785-805)谷兹而业文;欧阳四门,舍泉山而诣焉。(四门,家晋江·泉山,在郡城之北。其《集》有《与王式书》云:“莆阳读书。”即兹寺也。)其后,皆中殊科。御史省试,珠还合浦,赋有神授之名。水部,应贤良方正,科擅比干之誉。(《策》云:“臣远祖比干,因谏而死;天不厌直,更生微臣也。”)不厌欧阳垂【四门】之号,与韩文公齐名,得非山水之灵秀乎?元和(806-820)才子章孝标、邵楚苌、朱可名,寄诗以题。

大中(847-860)中,颖川陈蔚、江夏黄楷、长沙欧阳碣,兼愚慕三贤之懿躅,葺斋于东峰十年。咸通(860-874)乾符(874-879)之际,豪贵塞龙门之路,平人艺士,十攻九败;故颖川之以家冤也。与二三子,率不西迈。而愚奋然,凡二十四年;于举场幸忝甲第。东归之,寻旧址;苍苔四叠,嘉树双亚。(今东峰双龙眼树,即往岁书斋之庭阴也。)访旧僧,云扃十扣,雪顶一存。於是,谨祝金仪,益誓邱祷,以谢兹山之灵秀;刻铭贞石,兼补前贤之未述。其词曰:

“山奇孕神,地胜惟灵;萤窗既夜,鹤发斯形。

一亩请宫,双莲建扃;洞深夏寒,林茂冬青。

松竹铿乐,峰峦豁屏;皛迷蟾窟,茫眺鳅溟。

持经僧志,涌石泉冷;四分律讲,万乘君听。

敕飞额降,寺以灵名;不有地祥,焉动天庭?

大士鸿生,珠明桂馨;良牧耸闻,华构藏经。

浩劫不泯,匪兹曷丁;敬祝巉岩,勒石以铭。”

 

题咏 (广化寺)

12

1、南山

――唐·周朴

碧峰顶上开禅坐,纵目聊穷天地间;

白日未离沧海上,清光先照户窗寒。

 

2、南山三先生祠

――宋·蔡高(君山)

凤麓三君子,道风满八壶;

先生如不出,莆海无真儒。

 

3、熙宁辛亥(1071)同伯常至南山

――宋·蒋颖叔

(一)

一宿寄岩扃,银灯照翠屏;

南天知地暖,十月见流萤。

(二)

静看花影来,间听泉声去;

常恐小烟生,云霞无宿处。

 

4、题天台庵

――宋·张令修

庵拟天台趣,泉依石涧流;岩风销午暑,竹月洗尘忧。

桥外通书阁,云间见梵楼;妙花随处好,全若故乡游。

 

5、倡学祠堂题壁

――宋·朱熹

倡学功高泽且宏,庆流奕叶盛云礽;

三贤文献俨然在,云案薪传夜夜灯。

 

6、题南山

――宋·方翥,秘书省正字。

游从忘朝夕,樽酒径招呼;咳语恣玩狎,翻覆云雨殊。

我友数君子,古心相与娱;每见辄宾敬,衣冠俨而趣。

深山足风雨,坐对梅花株;亭亭三学者,道德自不孤。

7、栖湖山精舍

――宋·御史中丞·郑良士(白岩·仙游人)

凤翼平分万仞峰,峰头禅室瞰寒空;喷烟一带香泉白,倚雪千株好树红。

宿客语来岩谷迥,真僧游去虎狼同;先公和乐读书处,藓碧苔青桧影中。

8、南山书堂

――宋·郑樵

一泓清澈照人寰,明月团团照古颜;不向奔流随浪击,独持高洁伴云间。

书堂夜静留清鑑,阆苑仙归坠碧环;每到前轩心转逸,了无纤翳可相关。

 

9、灵源庵

――宋·龚茂良,字实之,绍兴八年(1138)进士,官参知进士。

迟回不忍去,复作抱衾留;断续云间雨,萧骚木末秋。

劳生那有此,渐老欲相投;最爱千山暮,钟鸣处处幽。

10、天台灵鹫庵

――宋·蔡襄,字君谟,天圣八年(1030)进士,官端明殿学士。

幽人去未还,门户和云闭;亭午树阴圆,穷冬泉响细。

寒生群鸟鸣,清彻孤鹤唳;寂寞傍山归,写向沧海际。

11、瑞泉庵

――宋·苏钦,字伯臣,官利路转运使。

当年正觉此韬藏,岩穴于今尚有光;

特特扪萝访遗迹,神龙何事报支郎?

12、宿天台庵

――宋·方慎言,字应之,咸平三年(1000)进士,官御史。

偶寓天台白石房,夜深清语月移光;

宦游难作重来约,一枕泉声老不忘。

13、凤凰山和林择之

――宋·朱熹,字元晦,江西·婺源人。绍兴十八年(1148)进士,历事高、孝、光、宁四朝,仕至转运副使·崇政殿说书·焕章阁待制·致仕。

木落髻鬟拥,湖平妆镜空;荒茫余旧事,惨淡只悲风。

兴发千山里,诗成一笑中;诸君莫惆怅,吾道固当穷。

14、和五日郡守开宴会九老于广化寺

――宋·方惟深,字子通。熙宁五年(1073),特奏名,授兴化军教授。谢山子云:《文献通考》称:“公之诗,精诣超绝;王荆公(安石)最爱之。”曾造《诗选》。以为姑苏人,误也。

使君潇洒上宾间,金地无人昼闭关;风静萧声来世外,日长仙境在人间。

诗成郢客争挥翰,曲罢吴姬一破颜;此节东南无此会,高名千古映湖山。

15、秋日晚晴怀南山旧游

――宋·黄公度,字师宪,绍兴八年(1138)状元。通判肇庆府事,除朝散郎,尚书考功员外郎。

霁色孤城外,秋声独树边;烟云澄远树,风月渺平川。

寇盗休何日?登临忆去年;吾曹淂疎放,醉墨洒层巅。

16、和余子美春日缓步

――宋·黄公度

道屈时危且茹藜,不妨去鲁尽迟迟;一轩容膝分蓝宇,十里携筇闯梦岐。

杜老皓头真可惜,陶潜知命更奚疑?干戈淮上无消息,愁绝南山独步时。

17、宋永兄一访青帝而黄婆作恶累日戏作小诗问安(二首录一)

――宋·黄公度

鸣钟伐鼓南山阿,倾城车马相戞摩;万釭高下照朱碧,百堵往来纷绮罗。

身入醉乡颓红玉,月明归路湛金波;挽君一出卧三日,奈此陌上春光何?

18、凤凰山广化寺

――明·徐济,苏州人;洪武(1368-1398)中,知兴化府。

南山佳气郁葱葱,客里观山意万重;池影半含萧寺塔,谷声遥应讲堂钟。

荔枝未熟红犹浅,榕叶初齐绿正浓;莫讶此行无兴味,要将饥饱问耕农。

19、西峰庵

――明·林圭,字信圭,洪武(1368-1398)时,征授教谕。

约客南山第一峰,山深云气日相通;钟声远近疏烟里,楼影参差古木中。

且饮香醪消白日,免教黄菊笑西风;翰林珠玉今犹在,读罢令人思不穷。

13

20、游西峰(在广化寺)

――宋·王迈,官至御史,详《名臣传》。

忙里偷闲闲最乐,醉中得句句偏嘉;

禅房深处春长静,朵朵芭蕉月上花。

21、游南山和韵

――明·林祥敏,号易斋;永乐(1403-1424)中,荐辟官道州训导。

澹澹春光合,蒙蒙晓望迷;鸣泉深涧底,人语小桥西。

宿露沾花重,寒云着树低;旧游应不远,披卷忆曾题。

22、凤凰山广化寺

――明·杨慈,字惠叔。永乐六年(1408)解元,会试第二人,殿试第四,翰林院编修。

不二禅宗是此门,新年欲到忽经春;一双塔影东西见,百八钟声远近闻。

可意野花当路发,向人溪水过桥分;家僮不解耽诗趣,苦报西山日已昏。

23、游南山

――明·王常,临川人,以御史左迁,知莆田县。

(一)

门开不二自何年?冠盖追攀信有缘;泉奏瑶琴低落涧,塔舒玉笋上参天。

风铃自说无生话,尘榻谁参不语禅?我亦因君动幽兴,可能重许谒金莲。

(二)

春风吹我到禅关,满路兰香扑鼻端;法海波澄心地静,月峰云敛性天宽。

泉鸣咽涧惊僧定,花雨横空点佛坛;今古来游名利客,大千谁解静中观?

(三)

暖日蒸人似酒醮,寻幽小径过桥分;风花轻拂归林鸟,晴旭光涵护塔云。

僧补衲衣松下见,童敲茶臼竹间闻;老禅出定心如水,不管归鸦噪夕曛。

24、游南山和王韵

――明·方熙,宣德五年(1431)进士;翰林院庶吉士,官通判。

不到灵岩十九年,偶陪冠盖一攀缘;山含晴霭青连野,塔挂间云高插天。

啼鸟落花诗客思,清池白石老僧禅;半间云卧如堪借,拟共同袍会白莲。

25、重游南山和王邑尊韵

――明·方熙,宣德五年(1431)进士;翰林院庶吉士,官通判。

此间百有二十寺,多少丛林一路分;野日收残千嶂雨,岩泉界破半山云。

重重树色参差见,处处钟声远近闻;满目风光吟未就,虎溪长啸已斜曛。

26、游广化寺

――明·丁镛,字石崖;成化二十年(1484),以南京刑部郎中,知兴化府。

(一)

岭路肩舆侧侧行,寒泉泱泱映衣明;苍松幡曲岁华古,白鸟高飞身势轻。

题字暂留游宦迹,看山少缓故乡情;前年记得登牛首,石磴分明云际横。

(二)

春初便尔作南行,野×溪花照眼间;苔径才经新雨过,毳袍尚觉晓寒轻。

山门解带思前事,海国留衣忆故情;我亦与僧有缘契,树头不管夕阳横。

27、月峰院

――明·丁镛,字石崖;成化二十年(1484),以南京刑部郎中,知兴化府。

青山碧树一重重,偶尔看云到月峰;

却悔尘缘消未尽,不能长听上方钟。

28、重游广化寺

――明·丁镛,字石崖;成化二十年(1484),以南京刑部郎中,知兴化府。

(一)

我昔在江南,第作山中游;

山有兜率崖,石栏半空浮;

天人觉异壤,我在崖上头。

(二)

此山颇佳胜,松竹成翠林;

中有学道者,逃虚入山深;

我心已澹若,无用问安心。

(三)

山与石崖叟,岁应有宿缘;

一来作山主,寒暑逾六年;

爱山有清句,时时崖上镌。

(四)

悠悠岩上云,舒卷良无时;

吾情任自然,与之同卷舒;

无人同话此,斜光下寒陂。

29、游广化寺次石崖韵

――明·王弼,字存敬,黄岩人;成化(1465-1487)进士,知兴化府。

(其一)

我爱山寺好,聊为深夏游;

杉松动满壑,山云相荡浮;

忽报催诗雨,已至碧峰头。

(其二)

岩际瞑烟起,夕阳犹在林;

啼鸟忽不见,满庭苍翠深;

此境无人会,悠悠契予心。

(其三)

作吏非本性,爱山犹浅缘;

持此两端意,蹉跎成岁年;

小诗聊取适,无劳费深镌。

(其四)

醉客晚风里,野田春涨时;

水荇绿相倚,海榴红未舒;

夜归春鼓急,农功在前陂。

7

30、登凤凰山

――明·岳正,字季方,号蒙泉,郭县人;正统十三年(1448)探花,成化元年(1645)出知兴化府。

(其一)

年来感叹二毛侵,客里频惊节序临;九日暂从同志乐,一杯聊倒异乡心。

黄花节过时犹在,白雪诗成趣转深;醉里乌纱还再整,呼童细把紫萸簪。

(其二)

乐事多因俗事侵,少年却过老来临;寻常时岁逢开口,今古谁人会赏心?

交契情怀偏欵曲,禅房花木转幽深;二难四美非容易,莫怪先生重合簪。

31、丁亥岁登高

――明·岳正,字季方,号蒙泉,郭县人;正统十三年(1448)探花,成化元年(1645)出知兴化府。

(其一)

又是登高第二回,功名心事已全灰;

此时偿却山灵债,明日放歌归去来。

(其二)

三年不去为谁留?十里南山似十州;

泉石癖成随意出,去年风雨不曾休。

(其三)

南山幽阻剩宜秋,飞盖时临最上头;

故国五云回首是,不须重起望京楼。

(其四)

忽惊佳节是重阳,旋买村醪旋拨忙;

烂醉已弃明日了,任他人笑使君狂。

(其五)

漫随时俗一登高,回首乡关正郁陶;

赢得痴儿了官事,不妨樽酒对同袍。

(其六)

不是山人酷叟山,忙中谁解暂偷闲;

昏昏终日兼终夜,百岁能逢几破颜。

(其七)

南来作牧近三秋,碌碌何曾展一筹?

不是满篓禾稻熟,敢因佳节出城游。

(其八)

驽才又竭一年多,里巷犹烦作谤歌;

赖有南山山色在,趂今老子未婆娑。

(其九)

席间群彦总金闺,对酒何劳问日西?

抹月批风三百首,醉来一任壁间题。

(其十)

悄悄幽怀几日开?须知一快在登台;

白云堆里停朱毂,迟尔可人来不来?

32、南寺僧人求草书

――明·岳正,字季方,号蒙泉,郭县人;正统十三年(1448)探花,成化元年(1645)出知兴化府。

(其一)

脱帽南山政事余,无禅本性亦如如;

前身不是山僧化,肯与山僧作草书。

(其二)

习懒投闲性自便,山门才到便欣然;

僧家卷轴书题遍,似与僧家再结缘。

(其三)

叵奈山人酷爱山,山中犹只是人间;

不如跨鹤凌空去,心与闲云一样闲。

33、南山登高和周太守韵

――明·岳正,字季方,号蒙泉,郭县人;正统十三年(1448)探花,成化元年(1645)出知兴化府。

(其一)

尘埃无端竟日侵,招提快与故人临;龙山事往成陈迹,莲社僧高识秽心。

岭海此身千里外,故园回首五云深;何当棹却扁舟去,不问人间紱与簪。

(其二)

罗衣不怯晓寒侵,山寺追陪五马临;总是龙山遗俗会,须知鸡黍故人心。

归田莫待桑榆晚,为客应惭岁月深;寄语西风休落帽,孟嘉头已不胜簪。

(其三)

无奈闲愁万种侵,重阳况在客中临;至今人爱登高节,自古谁知赏菊心?

齐国江山悲感后,楚王台榭草莱深;未能免俗聊随俗,也把茱萸上鬓簪。

34、南山

――明·岳正,字季方,号蒙泉,郭县人;正统十三年(1448)探花,成化元年(1645)出知兴化府。

青衿变却曼胡缨,草堂湖上高峥嵘;堂中讲学者谁氏?人言同道三先生。

书声阮阮碧云里,五夜灯光落湖水;衣冠一代名不虚,山斗千年人仰止。

白云满地乔松阴,上方钟磬山沉沉;斯文元气岂磨灭?尚有书香留至今。

35、南山

――明·李仁杰,成化八年(1472)探花。

郡城南去凤凰岗,紫翠深中结百堂;万卷遗书充栋积,三公倡学破天荒。

莆人从此文方盛,道脉传来派益长;纵使桑田能变海,湖山千古色苍苍。

36、南山

――清·兴化府知府·张琦,字白斋。

(其一)

万物生来尽有音,山鸡秋叫鸟春吟;

先生当日著书地,月白龙堂水正深。

(其二)

芙蓉千树列如麻,色相空中亦种花;

犹剩溪声楼下水,明年留我煮春茶。

37、南山

――闽按察使·钱润

丹山碧水映朱甍,花萼相辉弟与兄;化雨三人开后学,高风千载慕先生。

天光云影诗情好,鱼跃鸢飞理越明;从此莆民知礼义,至今犹有读书声。

38、题广化寺用东轩韵

――明·林文,字恒简;宣德五年(1430)控花,礼部左侍郎,谥【襄敏】。

古塔登临忆少年,曾陪吟叟共攀缘;烟霞亘野三千界,星斗垂檐咫尺天。

未叩帝阍高献策,且寻僧舍去逃禅;别来岁月逾三纪,诗梦时时绕社莲。

39、又和莆县正王侯韵

――明·林文,字恒简;宣德五年(1430)控花,礼部左侍郎,谥【襄敏】。

(其一)

郁郁长松护石关,巍巍双塔倚云端;瀑声落涧千寻险,山色当门几许宽?

风度花香飘客袖,雨余鹤迹映仙坛;留题古壁皆珠玉,自扫尘埃子细观。

(其二)

拂面灵颷宿酒醺,烟霏散尽路初分;松梢翻露巢归鹤,洞口随风山出云。

龛火长明三世续,塔铃高语半空闻;吟成不尽敲推兴,回首西山任夕曛。

14

40、陈待征秋官邀游南山

――明·罗凤,字汝文;弘治(1488-1505)间,以进士科,授兴化府推官。

(其一)

快雨秋晴气颇宜,胜游欣赴省郎期;振衣寥廓间相谑,放手烟云任不覊。

地脉尽教僧占断,山灵应讶客来迟;奚囊他日收行稿,此是莆阳第一诗。

(其二)

殿阁凭虚象外孤,胸襟荡涤一尘无;白云苍树浮檐外,万壑千岩涌座隅。

风月几人堪此会?乾坤随处着狂夫;主人况是王摩诘,好作南山讌集图。

41、重游南山

――明·罗凤,字汝文;弘治(1488-1505)间,以进士科,授兴化府推官。

天涯莽莽寄行踪,兴在溪云水月中;薄领不妨游半日,杖藜今复从诸公。

机心谁辨问蕉鹿,歧路直难拟雪鸿;俯仰悠然诚一笑,南山秋色浩无穷。

42、秋日偕社友游溪声阁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凌晨出南郭,悠悠衢路长;褰幨临迥野,回颷逓微凉。

蒸郁渐以舒,颢气应清商;农家收稿秸,禾稼已登场。

幸兹岁颇熟,闾阎得小康;凝烟翳林莽,鹳雀相翺翔。

古来贤达士,墟墓列道旁;感兹起遐念,人生安可常?

涓辰集俦侣,迤逦越林岗;梵宇隐寥廓,溪声泻琳琅。

山厨登野蔌,石鼎炷篆香;谈诣淹竟日,薄晚雨冥蒙。

老至惜颓景,驹隙度流光;及时恣游償,毋徒伤慨慷。

43、林都宪翠庭邀游南山登高陇历诸名胜有作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城郭风尘满,蓝舆远追寻;崎岖历田埂,转望凤山岑。

松柏翳原野,中有大夫林;敛袵肃下拜,廉退昔所钦。

山川莽回护,佳气郁以深;东岗列僧舍,楼阁散清阴。

推窗延远景,啜茗涤烦襟;拜亭倍虚敞,深树响鸣琴。

时平偃兵革,禾黍复森森;吾侪幸无事,及兹盍朋簪。

清欢杂嘲笑,美酒时共斟;岁月岂久待?騄骥已駸駸。

畴能究缘业,且谐尘外心。

44、南湖乔木图诗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永嘉政衰纷酋虏,衣冠避乱入南土;湔涤陋习变儒风,邑小曹滕俗邹鲁。

云谁奋振为之先?南湖诸老抱遗编;结庐弦诵南山下,陶冶欧林诸名贤。

流风遗泽讵云斩?玉树芝兰多异产;吾家一脉分太卿,转徙桃源入莆坂。

坂中族庶衍而昌,腴田稉稻充烝尝;故家门面亦何有?绿绿古树几千章。

先宪当年手自植,老干巍峨蔽天日;水霜饱嚼节如鎗,孙枝秀出皆径直。

画工描写入此图,先辈文字墨未渝;箧笥久藏喫虫鼠,上下残缺半糊涂。

小弟佑生知爱惜,缘旧易新重装饰;凌晨捧帚扫家堂,高挂此图於素壁。

先人手泽存岂多?弃置将奈愚騃何?窗前感此起遐念,涕泣更下欲滂沱。

敬拭下方书数语,此意根心难缕缕;吾宗衰替理宜复,共振先声时望汝。

45、月峰寺次见素韵送陈惟濬正郎时谪戌过此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溪声寒潏潏,峰影昼沉沉;落日孤臣泪,疎砧故国心。

江村竹叶酒,野寺木绵衾;邂逅缘非偶,山川幸一临。

46、夜宿月峰兰若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道心常自适,尘界讵能迷?榆景偶多暇,禅林时一棲。

钟声风断续,树影月高低;万有皆虚寂,晴窗闻晓鸡。

47、南山讌集简丰原学士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其一)

城南五里古招提,细草荒烟路欲迷;梅谷寒深怜独往,山房岁晚共谁棲?

危栏溪阁流云冷,古塔松枝去殿低;焚却银鱼无一事,奚囊到处有新题。

(其二)

萧寺僧闲昼自扃,猿嗥虎啸日冥冥;烟霏近晚山逾紫,霜气凌空树独青。

日侍北扉裁诏草,天教南海耀文星;壮游司马江山助,汉史犹堪继圣经。

48、南山避暑病眼不能赴呈林以乘都宪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十里树阴匝寺门,九天钟磬隔溪闻;健临峰顶穷沧海,闲卧松根看白云。

多病独怜时伏枕,胜游无那此离群;朝来强起揩双眼,飜讶前山瘦几分。

49、诸社友枉顾南山新祠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舒卷无心云亦痴,石台闲玩坐移时;焚香登座非谈释,载酒临门岂问奇?

濒海人文追始倡,倾城冠盖赉新祠;藻苹几掬妥灵地,庄诵生民第一诗。

50、题教授黄公悦偕弟公本凤山遐思卷是其先员外参藩墓

――明·郑岳,字汝华。弘治六年(1493)进士,授户部主事,进员外郎;擢广西副使,迁江西按察使,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迁大理寺卿,兵部右侍郎。

崒嵂凤凰山,上有千年柏;谁家卜佳域?眠牛双胜迹。

祥乌止其隅,啼猿朝复夕;悲哉二子心!感焉岵與屺。

51、游西塔

――明·周瑛

投闲未制薜萝衣,暂拨簿书游翠微;古寺树深人独往,平湖草满鹭双飞。

野棋成败犹劳著,塞马存亡未息机;日落烟深山色翠,马蹄还踏旧途归。

52、游西塔次潘水部及伍副宪二公韵

――明·周瑛

(其一)

出城何处问灵岩?天际云开山露尖;说偈也应留玉带,赋诗无用袭香奁。

苍藤古木亭台静,野饷清斋笋蕨甜;今日不输宣守乐,寻溪纡组两能兼。

(其二)

清樽白发几人同?顿觉萧然有古风;瀼水却能留杜甫,滁山差可著修翁。

无边清思尘埃外,几许浮名醉梦中?画史未知忘色相,欲将声迹绘元丰。

53、南山次谢方石韵

――明·林俊,字待用;成化戊戌(1478)进士。

(其一)

独屋闲云中自春,田家鸡黍不曾贫;

住山日月长如许,知是桃源几世人?

(其二)

独酒黄花记昔游,南山分付一青丘;

苍苔石子今无路,须信人间未白头。

54、南山草堂

――明·林俊,字待用;成化戊戌(1478)进士。

(其一)

居闲自信未全闲,犹有微营在世间;种得新荷看出水,洗来丛竹恐遮山。

万金难买田园福,一醉从教鬓发斑;隐几南山坐无事,夕阳天外鸟飞还。

(其二)

俗事无关只爱闲,行窝移近水云间;塘鱼又尽供佳客,海石雕成作假山。

醉后笔锋传草圣,兴孤屐齿破苔斑;遗安可是鹿门计,采药林深更不还。

55、避暑南山倚韵答汝华

――明·林俊,字待用;成化戊戌(1478)进士。

(其一)

蒺藜古道更苍苔,祗树青霏午近开;寺折松廊双鹤遶,月临云水一僧陪。

清水坐石还谈柄,白社攒眉亦酒杯;湖海壮心禅共寂,招提猿鸟谩须猜。

(其二)

炎熇十日住沙门,玉版容参颇断荤;杯斝湖江酣抱月,衾裯天宇卧连云。

归龙作雨故多事,野鹤如僧自不群;斗屋君家宜坐甑,一凉烦亦此频分。

56、登南山草堂

――元·郑稑,号宗湖;元统三年(1335)解元。

当年老衲太痴顽,托梦南湖昼扣关;故宇若存今世代,精蓝安得此溪山?

平田过雨盐花白,古径无风树影寒;我欲携书归旧隐,瞿昙不语自怡颜。

57、游广化寺月峰次参议周八

――明·知府郑懋德,号雪斋。

南山花草旧时春,一度看来一度新;湖畔椒兰谁不媚?林间猿鹤自相亲。

老僧解说三乘法,野客宁忘一夜尘;溪阁水声流罄欬,听来倏尔识天真。

58、湖山书堂颂

――清·郑敬道,字耐轩。

(其一)

山色在上,湖光在下;中有草堂,图书满架。

鱼泳鸟飞,风晨月夜;道宗周孔,业讲虞復。

(其二)

湖光在下,山色在上;一堂中峙,亦借敷畅。

闽之儒学,莆有会望;莆之儒宗,祖实首倡。

(其三)

同湖分流,三邑是居;植根既固,枝干亦舒。

聿修世德,经训菑畲;科第簪组,奕叶靡虚。

(其四)

明明侍御,业弘城东;青云三世,庆衍无穷。

介哉我祖!绩著芹宫;仁考肥遯,抹月批风。

(其五)

嗟予因陋!以嗣以续;才不副志,性寡谐俗。

民社尸素,簿书烦促;钦哉先训!捧盈执玉。

59、寒岩

――明·黄鸣乔,字友寰。

孤策陟层崖,万松覆平垄;

凉飚时拂衣,吟肩不敢耸。

15

60、溪声阁

――明·黄鸣乔,字友寰。

幽阁俛澄潭,尘喧不得入;

钟声度枕来,亦觉被云淕。

61、大池

――明·黄鸣乔,字友寰。

山高日在天,月出天浮水;

咫尺是云霄,巨鳞应迅起。

62、溪桥

――陈玄藻

架木横山曲,湍回石雨绿;

×人少往还,野鹿来相触。

63、书带圃

――陈玄藻

柔条如何结?薤叶明窗雪;

晓伴吚唔声,祗疑香在古。

64、溪声桥

――明·知县郑赞(心江)

一水隔天台,舍筏宁难渡;

独木支短桥,行行且缓步。

65、峦集亭

――明·知县郑赞(心江)

山势抱危亭,四射芙蓉朵;

更寻×径通,云滑不可扫。

66、书带圃

――明·知县郑赞(心江)

风动绿烟疏,芉芉不其×;

留护读书声,千秋长不稿。

67、南溪别业次韵

――明·黄仲昭,名潜,以字行,号未轩;成化二年(1466)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左迁湘潭知县,升江西提学佥事。

刺桐花下有华堂,别买溪南数亩庄;旋剪荆榛开町瞳,更添亭馆带林塘。

春岚压地苔花湿,暑雨蒸林荔子香;自笑一生缨冕累,无缘来共白云乡。

68、游城南灵岩寺(用壁间韵)

――明·黄仲昭,名潜,以字行,号未轩;成化二年(1466)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左迁湘潭知县,升江西提学佥事。

(其一)

偶乘清兴扣禅门,碧霭深中一迳分;响杂梵经风入树,暝侵色相石生云。

三千佛界中天见,百八钟声破晓闻;景物役人吟未就,轻烟疏雨澹余曛。

(其二)

风景无端拥寺门,望中山色几重分?泉声满室长疑雨,树影当窗半是云。

一派禅房依涧转,数声清磬隔林闻;灵岩一百二十寺,多少楼台锁夕曛。

(其三)

古寺苍苍不计年,到来拟结半生缘;僧闲了悟空中性,地僻分明物外天。

满室香烟初起定,一天花雨正谈禅;因知佛法多灵异,钵水能令出白莲。

(其四)

灵岩一别几经年,此日重游亦有缘;祗树阴森寒带雨,涧泉澄莹碧涵天。

满窗风雨供吟句,斗榻烟霞伴坐禅;乘兴更从高处望,好山四面削青莲。

69、次张坦斋作广化寺山水图

――明·黄仲昭,名潜,以字行,号未轩;成化二年(1466)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左迁湘潭知县,升江西提学佥事。

谁写云山着此僧?王维去后让君能;松庭鸟去闻斋罄,萝迳烟销见佛灯。

春雨小溪流滹滹,夕阳孤塔影稜稜;看图便欲离尘垢,共结茅庵紫翠层。

70、南山登高和岳郡守韵

――明·周莹,字次玉;正统十年(1445)进士,知抚州。

秀拥岩峦罨画开,望中烟雨旧楼台;

山门我亦非生客,去岁题糕今又来。

71、游广化寺溪声阁题溪声亭

――明·周莹,字次玉;正统十年(1445)进士,知抚州。

一派灵源水,遥从绝顶来;骤倾檐外雨,殷动地中雷。

斗石凌高峻,穿林度石隈;急流随震掉,乱壑助喧豗。

最苦龙藏蛰,偏疑猿鹤哀;长空秋籁发,极浦晚潮回。

摵摵风吹叶,涓涓溜滴苔;瑶琴应迭奏,鼍鼓或相催。

便是广长舌,还成吐纳胎;大鸣如合奏,疾走讶衔枚。

亭古墓犹在,溪深崖欲颓;几屏当涧立,轩户倚云开。

静洗哇盈耳,清闻唱和才;禅林听已惯,客枕梦犹猜。

缘有三生契,心无半点猜;吟边携酒赏,醉后取诗裁。

喜入钧韶府,羞登歌吹台;淳音归太古,何必赋天台?

72、周岳季芳郡守南山登高次韵

――明·周璋,字文达,号小溪;正统(1436-1449)中,官河桥主簿。有《梦草集》,周梁石云:“《小溪诗》如孤鹤横空,不可扪摸。”

西风乘兴强登山,老觉浮名亦是闲;

但得花时还有酒,不辞长醉破悉颜。

73、溪声阁逸老会

――明·吴希由,字约中,号临渊;弘治已未(1499)进士,官四川兵备副使。

入坛寻旧约,刻竹记新题;苔点龙头石,流分燕尾溪。

不才甘草莽,薄分合盐虀;尘鞅何时遣?东邻下共棲。

74、次同年丰玉溪学士答山斋宴集溪声阁韵

――明·林季琼,字时献,号他石;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官广东道御史。

奚奴随处锦囊携,古刹荒邱路转迷;野鹤不惊佳客到,白云长伴老僧棲。

苍崖泉涌溪声远,昏夜月明山影低;莫道兹游殊草草,他年扫壁觅留题。

75、游南山

――明·佘翔,字宗汉;嘉靖戊午(1558)乡荐,官全椒知县。

(其一)

山色迎人兴不孤,白云片片散浮屠;

一尊浊酒拚沈醉,箕踞山间听鹧鸪。

(其二)

出郭饶幽兴,岹峣岭覆×;千重青嶂合,万顷白云低。

涧水鸣秋雨,田家报午鸡;篮舆乘偃蹇,端欲问招提。

(其三)

南山幽僻处,倚杖问僧家;一径通幽草,双林觉吐花。

秋深寒雨细,谷回暮云斜;杯茗交欢罢,齐心礼法华。

76、登南山

――明·郑玉,字于成;正德六年(1511)进士,官江西副使。

崒嵂凤凰胜,招提处处闻;疏林双塔院,残雨半溪云。

殿古还金碧,碑存隐篆文;殷殷倡学意,古道未全分。

77、游南山广化寺

――清·林去疾,字兆伦。

九日凝霜雁转哀,凤凰山下客登台;也无乌帽从风落,不见白衣送酒来。

时序每侵蓬鬓短,萧条空对菊花开;百年天地悲秋气,赋就谁怜宋玉才?

78、游灵岩广化寺

――清·翁焕孙,号竹坡;甲午亚魁。

南山巍巍老松柏,虧蔽林峦青欲滴;琳宫梵宇坏何年?佛面孤悬尘土积。

传闻隋代拓鸿基,麻衣老衲幻迹奇;华严楼阁层层现,涂饰金碧光陆离。

何时梁栋尽摧折?韦驮风立泉声咽;山头顽石尚向人,妙法三乘无处说。

云堂栋宇重翻新,婆心发见属何人?香火一龛留稽拜,庄严且莫问前因。

我闻佛是称空者,肯信春秋随代谢;祗园布地遍黄金,今人不及古人心。

松风琅琅若可听,诸天法雨花满林;莲坐低眉默不语,夕阳门外寒如许。

放生池水粘枯萍,楼上钟声下几杵?

79、天台庵

――宋·张令修

庵拟天台趣,泉依石涧流;岩风消午暑,竹月洗尘忧。

桥外翔仙羽,云间见梵楼;妙华随处乐,全若故乡游。

16

80、南山草堂

――明·郑思亨,字藏庵;淳安训导。

三公别业凤山巅,道学渊源千百年;灯火已无篝夜月,砚池犹自带寒烟。

当时文誉辉岩谷,万古书声沸涧泉;每到祠前增感叹,绕山湖水变桑田。

81、谒南山祖祠

――明·郑光与,字日进,号次山;正德辛己(1521)进士,官湖广参政。

暴骨中原尽可伤,先生端合卧南阳;萤窗草屋春宵尽,鹤发金仙夜梦长。

云里溪声连寺磬,月中湖色漾禅床;一年三度阶前拜,瞻望凤凰千仞翔。

82、游南山

――明·林兆恩,字龙江;明诸生。倡三教合一之说,今称为【三教先生】。

(其一)

千岩横霁色,相对坐松阴;新溜穿×窦,残花舞石林。

灵源堪寄迹,轩冕岂关心?扫壁题诗句,琅琅金玉音。

(其二)

青山不厌道,乘兴屡登临;野色侵瑶席,溪声响玉琴。

三生空幻界,万籁溪尘襟;欢赏殊未已,昏钟度远岑。

83、溪声亭联吟(同会四人:周瑛、王弼、林俊。)

――明·司马湮,福建按察司副使,绍兴人。

云萍偶相逢,扶携到斯境;(司马湮)

地籁起潜寂,天韶隔墙屏。(周瑛)

涧雷喧白昼,窗雨射寒影;(王弼)

撄山虎豹嗥,赴壑蛟龙猛。(林俊)

樯帆势正危,鼙鼓战未醒;(司马湮)

赵瓦撼秦军,吴囚毙汉梃。(周瑛)

掀揭苏秦辩,叱咤项籍逞;(王弼)

礟石发神机,井干轧修绠。(林俊)

潮吼雪山崩,林号霜柏挺;(司马湮)

乱雹敲竹屋,惊涛翻石鼎。(周瑛)

夜琴猱绰工,晨佩步趋整;(王弼)

撄攘斗穷兽,跳踉呌夷犷。(林俊)

初闻特澎湃,细听忽渊永;(司马湮)

风沙行绝塞,雪霰卧孤艇。(周瑛)

鸣鸣沫出吻,幽咽语含梗;(王弼)

哀怨类不平,吚嚘如有请。(林俊)

遇坎收哜嘈,在蒙养清静;(司马湮)

洗心尔诚能,借榻僧或肯。(周瑛)

流光尽此中,谁能迴倒景;(王弼)

缅怀川上翁,默默发清省。(林俊)

84、南溪草堂

――明·林廷润,字寄苍;万历(1573-1620)中,布衣。

紫衣半掩杜陵家,门对红泉浣落花;鹿苑僧谈方外果,龟山人送雨前茶。

一泓新水添春涨,几点飞禽拂晚霞;地脉居深情自远,天心静见思无涯。

85、南溪

――明·方应侁,字行渐,号云磐;万历(1573-1620)中诸生,有《青溪草堂集》。

名山荒落已多年,选胜重开别洞天;凿破红泥成翠壁,疏迴碧沼汇清涟。

旋烧茶鼎逢僧语,闲聚花茵借鹿眠;就此一区堪避俗,何须更觅买山钱?

86、游南溪草堂(集唐人句)

――明·黄顺吉,字吉莆,初号梅岩,更号苍雪;万历(1573-1620)中布衣,有《集芙诗稿》。

(其一)

石门斜日到林邱,(杜甫)

细草春香小涧幽;(韩翃)

明月苍苍风瑟瑟,(白居易)

青山历历水悠悠。(张文昌)

还将石溜调琴曲,(李峤)

折取花枝当酒筹;(白居易)

圣代即今多雨露,(高适)

白云何事欲相留?(刘长卿)

(其二)

桃源回面绝风尘,(李绅)

乞得归来自在身;(王廷)

买断竹溪无别主,(卢纶)

始知城市有闲人。(许浑)

桃花细逐杨花落,(杜甫)

竹色初明水色新;(白居易)

借问欲栖珠树鹤,(李白)

江潭何处是通津。(耿湋)

87、南山

――清·康琨,字于玉;康熙(1662-1722)时布衣,有《药庄诗集》。

南山古刹自隋唐,石塔东西径已荒;

暮雨风铃鸣殿角,野池水鸟啄莲房。

88、月峰院

――清·康琨,字于玉;康熙(1662-1722)时布衣,有《药庄诗集》。

花老已随神物化,壁空谁伴小乘禅?

何山无月无僧道?×××××××。

89、欧阳四门墓

――清·康琨,字于玉;康熙(1662-1722)时布衣,有《药庄诗集》。

四门唐代英,轩盖肇吾土;推挽有先公,缝拥齐东鲁。

至今絃诵声,铿锵出环堵;我来方幽扃,空山披宿莽。

90、游南山广化寺

――清·康琨,字于玉;康熙(1662-1722)时布衣,有《药庄诗集》。

披襟凌绝顶,此际息喧嚣;梵响随风远,人烟带郭遥。

碑残多宋字,寺古自南朝;夙夜寻僧乐,何须折东抬?

91、南山

――清·林翼王,字献十;顺治(1644-1661)中诸生,有《樗楼集》。

凉露团疏麻,古穴窜苍鼠;

斯人杳难期,日暮劳延佇;

扣石歌哀词,萧飒激林楚。

92、南寺

――清·黄帝臣,字敬卓;顺治(1644-1661)中诸生,有《梅麓轩诗集》。

梵宫悬缥缈,山势郁岹峣;天插孤峰塔,堂吞大海潮。

钟声垂涧落,松影共云飘;老衲闲无事,炉香手自烧。

93、南山灵岩寺

――清·林麟焻,字石来,号玉岩;康熙庚戌(1670)进士,授内阁中书舍人,历官礼部郎中,贵州提学佥事,有《玉岩诗集》。

灵岩古寺山之麓,诚悬大书榜高屋;有唐迄今千百年,圣境流传俨天竺。

南湖舍宅三先生,金地奚殊给孤独?凤凰山势高飞骞,大象天马相攒簇。

自从沧海纷扬尘,深谷为陵岸为谷;飞楼涌殿半倾颓,僧倚破窗煨淡粥。

将军鸠材挽万牛,奂轮重使旧观复;都人拾翠争来游,耳听筝笛琵琶筑。

花茵叶幄杂笑歌,惊起沙欧飞扑漉;我亦放浪登宝场,混迹渔樵友麋鹿。

此间一百二十寺,丛林大小随所筑;东塔西塔今犹存,涧水琤琮冷坤轴。

抽枝浓郁灵云桃,映藂女便娟多福竹;露芽石鼎当窗煮,碧玉瓯中飞素瀑。

凝香方丈趺蒲团,落日啣山如转毂;归来火急摹清景,作诗为报世同叔。

94、黄文江祠墓

――清·林麟焻,字石来,号玉岩;康熙庚戌(1670)进士,授内阁中书舍人,历官礼部郎中,贵州提学佥事,有《玉岩诗集》。

唐代名贤迹已遥,岿然华表映山椒;潇凉萧寺留祠宇,苍郁深林绝采樵。

碑版流传今不泯,文章创辟古为昭;我来仰止衣冠肃,拟荐孤芳撷药苗。

95、南湖郑三先生祠

――清·林麟焻,字石来,号玉岩;康熙庚戌(1670)进士,授内阁中书舍人,历官礼部郎中,贵州提学佥事,有《玉岩诗集》。

天马自西来,骏逸舒其股;化为青凤凰,高蹲盛毛羽。

林木相蔽虧,涧谷互吞吐;惟昔三先生,功实造化补。

选胜兹山间,溪水流雪乳;结屋依南湖,诛茅事斤斧。

儒服推开先,絃诵遍乡土;十室九书堂,锵锵习雅舞。

遂令经术盛,衣冠相接武;暮年感梦来,施作金仙宇。

灵境罗人天,象筵散花雨;岿然俎豆长,傍听道场鼓。

招提百二十,溪山信奥府;我来行旷野,笑匪兕与虎。

登堂拜遗像,整襟谁敢侮?想当振学时,如彍千石弩。

数椽涂暨旧,万世典型睹;哲人仰如在,私淑於焉取。

阶戺立徘徊,神明俨宗主;终学列御寇,逍遥此郑圃。

96、宋宫人斜

――清·林麟焻,字石来,号玉岩;康熙庚戌(1670)进士,授内阁中书舍人,历官礼部郎中,贵州提学佥事,有《玉岩诗集》。

噪树寒鸦日易昏,内家斜对石龛门;云鬟宫样埋沙草,薜荔山阿酹酒痕。

崖海不填精卫恨,春心长讬杜鹃魂;金丝铜鬲伤零落,红粉犹传秘器存。

97、游南山寺(用昌黎山石韵)

――清·郭龙光,号韶溪;福清人,道光(1821-1850)进士。

远山苍苍横翠微,石间淰淰云欲飞;城南塔寺足清眺,雨痕半渍橄榄吧。

金泥斑驳佛面蚀,古殿牢落僧徒稀;旁敲静室乞煮茗,为供清粥充我饥。

一声磬绝山鸟下,松风呀然开竹扉;出门历落踏残照,几处浮图生夕霏?

别循仄径出村落,槿花红白开四围;山阿突兀见山鬼,不尔谁着女萝衣?

迩岁拘如牛贯鼻,兹游洒然马脱鞿;作诗为告同志子,黄帽青鞋胡不归?

98、欧阳四门墓(墓为明显宦侵毁,仅存半区。)

――清·郭龙光,号韶溪;福清人,道光(1821-1850)进士。

坏土居然割据纷,贞元旧迹寝无闻;儿童便读昌黎集,樵牧知怜柳下坟。

百代驽骀凌骏骨,满山萧艾败兰熏;四门官冷今犹昔,哭向荒邱奠十芹。

99、宋宫人斜

――清·郭龙光,号韶溪;福清人,道光(1821-1850)进士。

(其一)

白雁飞来秋正悲,玉颜曾共翠华移;残云偶入神巫梦,断藓长侵幼妇碑。

满地烟花非故国,五更风雨有灵旗;伤心望绝崖山路,何处冬青映夕曦?

(其二)

凤凰山下暮云平,兰水还留呜咽声;大运云徂休论妾,主恩未报耻留名。

尚怜世有文丞相,不信人传谢道清;千载幽魂向谁诉,杜鹃啼处月华明。

17

100、前题次林畅园先生韵

――清·郭龙光,号韶溪;福清人,道光(1821-1850)进士。

(其一)

芳魂应复恋崖州,坏土翻留异日愁;得死自怜非薄命,偷生人解为身谋。

知军慷慨登陴日,(景炎元年(1276),阿楼罕克兴化军;知军事莆人陈瓒死之。)少帝仓皇入海秋;一代红颜为君尽,每随青史恨悠悠。

(其二)

楼罕军来百事非,美人黄土此依依;梅妃村近夜相语,望帝魂孤春不归。

塔下遗骸犹弃掷,舟中块肉可嘘唏;犹怜秋井青苔滑,赢得残碑伴夕晖。

101、郑南湖书堂

――清·陈池养,字子龙,号春溟;嘉庆十四年(1809)进士,官直隶武邑隆平知县。

凤凰山下海潮生,不辍弦歌弟与兄;八姓衣冠安乐土,一庭风雨宝荣名。

咸知砥砺成邹鲁,渐觉联翩肇宋明;造士今来贤太守,犹听两岸读书声。

102、郑南湖书堂

――清·萧重,号远村,浙江人;咸丰(1851-1861)时,官凌厝巡检司,有《莆阳乐府》。

南湖三先生,白眉推恩叟;中郎别驾斵轮手,如骖之靳相左右。辞徵辟,甘沉沦,陈太府、唐逸民、晋处士、陶徵君,海隅倡学终其身,云何清籁编?乃以冠唐贤;夷齐之节高弗传,元史乃传元遗山。

103、灵岩寺忆曾一士

――清·陈廷彬,清初诸生。

曾闻清客落云间,仿佛仙人去不还;地下君传鹦鹉赋,醉中我笑凤凰山。

荒台废院原多感,哀草残花忍独攀;寂寞琴声难再听,溪流何事日潺湲?

104、游南山

――清·涂庆澜,字海屏;同治甲戌(1874)进士,官翰林编修,贵州大主考。

我秉猿鹤性,看山爱消闲;年来客奔走,反忘故乡山。

昨自虎林返,养疴方闭关;忽动游山兴,出郭寻烟鬟。

停舆仰萧寺,高塔力跻攀;四山纵远望,壶华齐回环。

地脉断不断,溪陂湾复湾;访碑涉涧底,石上字斑斓。

弥勒若识我,迎门开笑颜;遂借僧房憩,境寂殊尘寰。

何当含梅鹤,逃禅长不还?

105、再游南山

――清·涂庆澜,字海屏;同治甲戌(1874)进士,官翰林编修,贵州大主考。

出郭寻萧寺,秋云遍野深;故人具家醖,开士此丛林。

古塔摩苍霭,疏钟度碧岑;石山日未暮,吾欲约投簪。

106、宋宫人斜

――清·陈乔龄,号荔庄,举人。

日落风寒昼亦昏,夜台寂寞雨侵门;苍苔有遗封遗碣,黄土无情掩旧痕。

走马洒残孱主泪,啼鹃叫断美人魂;可怜一片官家肉,不及红颜塚尚存。

107、宋宫人斜

――清·郭篯龄,号子寿;道光(1821-1850)中诸生,官浙江同知。

(其一)

摩挲残碣认香丘,一径斜通禅室幽;故主河山惟片土,美人坟墓亦千秋。

冬青差免诸陵痛,舞草犹含楚怅愁;同是凤凰山下路,深宫荒塚总埋忧。

(其二)

鳖子池荒日易昏,鼎湖龙渐近崖门;君王贱妾意俱尽,黄土美人山有痕。

宋鬼秋坟添血泪,西风宛若现贞魂;蟾蛛钗镜仍同閟,差胜昭陵玉匣存

108、黄文江灵岩寺碑用萧远村巡司重韵(碑,天佑二年(905)刻,久已不存;远村得其载书碑尾铭于南山田家,藏凤山寺。)

――清·郭篯龄,号子寿;道光(1821-1850)中诸生,官浙江同知。

(其一)

唐季乾坤久晦冥,

可堪敇额慨王灵;(灵岩寺额,唐宪宗赐。)

南湖媚佛甘捐宅,(寺本南湖先生郑露宅,神人夕降,因捐造寺。)

北彗竟天此建扃。(×彗××西北长竟天××,铭云【双莲建扃】。)浊世风规新韭帖,(杨凝式有【韭花帖】。)

夕阳碑碣旧苔青;

而今怀古深惆怅,

仿佛当年上谷铭。(上谷坛录居摄年刻。)

(其二)

残碑珍重付山僧,旧刻摩挲我亦曾;要识书家惟骨力,漫疑膺鼎总模棱。

中郎暗摸知非误,内史真传信有凭;若使同时得亲炙,愿将笔架赠徐陵。

109、宋宫人斜

――清·刘尚文(1845-1908),号澹斋;光绪(1875-1908)国学生。

(其一)

岚光绕郭已深秋,黄叶萧疏碧涧流;偶向内家斜畔过,纵无猿鸟亦生愁。

(其二)

玉鱼零落怅黄昏,杜宇冬青欲断魂;一片残碑秋色里,苍烟长绕石龛门。

(其三)

落日昏黄天地闭,深涧泉流声呜咽;一片月上内家斜,千山啼遍杜鹃血。

北风吹雨雨气腥,鱼灯摇落山冥冥;边海穷荒春不到,天教隙地种冬青。

110、宋宫人斜(和郭韶溪韵)

――清·李维仁,号龙田,善画兰;光绪(1875-1908)中,袭荫湖北同知。

碧海青天恨未平,鼎湖当日自吞声;未随龙御归溟渤,羞免降幡署姓名。

艳骨肯同黄土尽,芳魂幸傍佛灯清;丗年吊古曾题咏,读罢君诗眼倍明。

111、冬日游广化寺赠善和上人(五律五章)

――清·温锡纶,字尧丹,榜名玉成;光绪乙酉(1885)科举人。

(其一)

我昔髫龄日,初登选佛场;寻诗怀御史,谈旧溯开皇。

破屋连背井,残碑卧短墙;夕阳无限意,兴废感沧桑。

(其二)

何来释怀素,一一整轩楹;志决无难事,僧多不识名。

修成佛弟子,誉噪古先生;恨煞青蝇客,营营止棘鸣。

(其三)

昌黎本辟佛,方外尚寻交;我素厌僧野,师偏识理超。

接人谦不佞,说法淡能包;自听生公讲,胸中块垒消。

(其四)

南望凤凰下,巍巍此大观;极天诸品净,见佛俗心寒。

山水延名士,因缘结宰官;我来香积饭,莫作后钟看。

(其五)

薄暮忘归去,行行复小留;青摇山气暝,白望海光收。

落木萧萧下,寒泉滴滴流;水云看不尽,还拟续春游。

112、佛肠坑

――清·关陈谟(1872-1931),字勋夫,号佛心;光绪癸卯(1903)进士,刑部主事。

僧云是佛洗肠处,不道佛肠本清洁;

吾肠须洗不须洗,绕佛三匝佛不说。

113、罗汉峰

――清·关陈谟(1872-1931),字勋夫,号佛心;光绪癸卯(1903)进士,刑部主事。

一峰一院一罗汉,峰峰归佛佛何归?

西来真境知何处?万点寒星一鹭飞。

114、月峰院

――清·关陈谟(1872-1931),字勋夫,号佛心;光绪癸卯(1903)进士,刑部主事。

辛夷无树佛无像,夜来明月窥方丈;

眼看曹洞坠僧网,禅宗一似槿花放。

115、宫人斜

――清·关陈谟(1872-1931),字勋夫,号佛心;光绪癸卯(1903)进士,刑部主事。

是空是色是荒坟,好籍宫颜度百髠;

阅尽风花难彻悟,今生真负美人恩。

116、佛肠坑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最爱行吟到水湄,投筇籍草坐多时;

肝肠生与禅家异,只乞飞流洗恶诗。(东坡诗:“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除凝洗恶诗。”)

117、罗汉峰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人间梦境略经过,行到山中梦更多;

是处无钟并无寺,灵台何物现天魔?

118、月峰院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开山故物数辛夷,扫壁难寻旧日诗;(二十年前游此有诗)

新塔渐多僧渐少,(东坡《渑池怀旧诗》:“老僧已死成新塔。”)

伤心兵后问髡枝。

119、宫人斜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涯海难追帝子魂,死留孤塚傍空门;

年年村女来添土,踯躅花开有泪痕。

18

120、夏日招友人饮广化寺归赋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避暑如避兵,喜山恶城市;南山无骄阳,林壑恣幽美。

云房俯碧涧,看树复听水;故人来山门,酒绿荔支紫。

一饮凉籁生,岚光满衣履;人生几聚首?不醉良足耻。

十年别此地,一念杂悲喜;山禽绕槛啼,似欲留栖止。

来去了无碍,古佛亦莞尔。

121、叠前韵奉答和者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一雨六月凉,闭门远尘市;诗筒络绎来,报我琼瑶美。

风雅日凋落,此道付流水;岂无陶谢才?纷纷逐朱紫。

南山有槃涧,胡为惜杖履?不饮风月笑,无诗山水耻。

雅游幸未寂,丽句皆可喜;天下苦征战,出门慎行止。

故人与故人,相适非偶尔。

122、冬日登南山浮屠放歌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出城三里风卷尘,白日欲落啣山唇;樵夫停斧看游人,社鼓咭咚迎田神。

山坟高凸鬼结邻,树干斑剥龙脱鳞;佛幢插天璎珞新,塔尖铃铎摇清晨。

病僧揖客呼乡亲,香厨煨芋烧桂薪;撩衣撞磬风折巾,手解玉带悬门垠。

凭栏四望村成屯,野田高下豆麦匀;南山老农貌朴驯,穿吃不尽今八旬。

我年二十衣结鹑,忧天哭地心转轮;海鲸吹浪燕代沦,白人饮马热河滣。

天子不乐居北辰,欲辞陈宝西游秦;从臣才望皆尹申,高冠阔步腰麒麟。

天仓粟多食未贫,不啖胡肉嫌荤辛;伏床创重闻微呻,狐犬拽骨登城闉。

草根血流冻欲皴,官军莫肯携难民;我今侥幸生八闽,草莽市井皆王臣。

天柱欲压杞人身,鸡肋脆折懒腰伸;山灵为我呼佳宾,堆盘豆藿罗众珍。

天半拘云铺酒茵,不忍北望谈西巡;京华诸公思鲈莼,安能南山来饮醇?

123、壶社诸君重九访蔡忠惠故居有诗见寄

――清·林翰(1878-1925),字西园;光绪壬寅(1902)举人。

儿时踏青过南陌,艾轩墓外君谟宅;寻常走马一句无,那解吊古寻烟芜。

诗人能载登高酒,忠惠坊前度重九;擎泉荐菊刚及时,定向丛莽倾一卮。

燹余南郭无完土,过客犹谈荔枝谱;遶村万荔作秋声,树声诗声相与鸣。

九日作诗我在客,××华对南山色。

124、西园招饮南山不赴诗(来索和,亦苦无诗。社中列席者,俱有和作。西园叠韵催索,余虽止饮,而诗不可负也;勉和一章,北面受降矣。)

――清·张琴(1876-1952),字治如;光绪甲辰(1904)科进士,翰林院编修。

逋诗似逋债,诗道非利市;南山君有约,饵我酒尊美。

无诗例有罚,真可饮墨水;本来齐得丧,何苦拾青紫。

渊明赋止酒,悠然适素履;况我吃菜根,差免食肉耻。

山门佛受记,四大皆欢喜;临觞忽破戒,如来曰止止。

强人所不能,劝子勿复尔。

125、南山登高

――清·张琴(1876-1952),字治如;光绪甲辰(1904)科进士,翰林院编修。

登高有约出城闉,弥勒迎门笑口新;白发又逢重九节,青山曾见六朝人。

疏泉碧涧添幽响,扪字苍崖刷细尘;何日结茅寻席地?生涯长与老僧邻。

126、佛肠坑

――清·张琴(1876-1952),字治如;光绪甲辰(1904)科进士,翰林院编修。

佛说众生本无垢,不将清净着尘埃;

吾肠化作愁千结,洗伐应须日几回?

127、罗汉峰

――清·张琴(1876-1952),字治如;光绪甲辰(1904)科进士,翰林院编修。

桑下未应三宿恋,山中宁借一椽居;

此心不作空花现,楼阁何缘点太虚?

128、月峰院

――清·张琴(1876-1952),字治如;光绪甲辰(1904)科进士,翰林院编修。

花老已随神物化,壁空谁伴小乘禅?

何山无月无僧住?拟坐峰头看月圆。

129、宫人斜

――清·张琴(1876-1952),字治如;光绪甲辰(1904)科进士,翰林院编修。

香埋净土千年骨,灯礼金仙一塔星;

莫怨宝钗晨入市,六陵玉匣笑冬青。

130、佛肠坑

――清·陈耀枢,号朗如;光绪壬寅(1902)恩科举人。

不是曹溪水亦香,有僧曾此涤心肠;

愿将佛法泉流普,洗尽人间幻梦场。

131、罗汉峰

――清·陈耀枢,号朗如;光绪壬寅(1902)恩科举人。

何处忽来罗汉院?此僧罗汉是前身;

浮屠纵作山峰补,盍乞飞来峰始真。(浙江飞来峰,有天然五百罗汉。)

132、月峰院

――清·陈耀枢,号朗如;光绪壬寅(1902)恩科举人。

堂前古佛月三更,堂下辛夷已转生;

不信吾心有明月,月峰禅院亦虚名。

133、宫人斜

――清·陈耀枢,号朗如;光绪壬寅(1902)恩科举人。

从古宫人宫内死,怜侬浮海侍官家;

此间净土埋钗镜,应使香魂听法华。

134、佛肠坑

――近代·林及锋,号锐之;中学校毕业生。

万琅玕夹一坑长,听说山僧此洗肠;

半日勾留泉石畔,不知人世有骄阳。

135、罗汉峰

――近代·林及锋,号锐之;中学校毕业生。

起灭楼台是我闻,空余塔影倚残曛;

南山寺院知多少?何似兜罗世界云。(旧《志》载:“南山有一百二十寺。”今所存者,只五六耳。)

136、月峰院

――近代·林及锋,号锐之;中学校毕业生。

禅院辛夷阅世多,几时浩劫付修罗?

关心更有峰湖画,尘涴蜗痕像达摩。

137、宫人斜

――近代·林及锋,号锐之;中学校毕业生。

钗镜蟾蜍事渺茫,墓门踯躅吊斜阳;

无须为唱青衫湿,魂傍南山是帝乡。(宋·吴激,使金时,席间见故宫人在,因赋《青衫湿词》,辞意哀绝。)

138、佛肠坑

――近代·陈敬汤,号又铭;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清似佛肠何待洗?佛肠洗后水尤清;

现身说法无人悟,付与寒泉日夜鸣。

139、罗汉峰

――近代·陈敬汤,号又铭;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罗汉何归峰不知,峰名罗汉笑僧痴;

空中楼阁都成幻,塔影依旧落日迟。

19

140、月峰院

――近代·陈敬汤,号又铭;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明月山间随处有,此峰却爱月明多;

只愁今后月来夜,不见辛夷与达摩。

141、宫人斜

――近代·陈敬汤,号又铭;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净土由来不易求,香魂依佛复何愁?

尚留一段伤心事,木落崖山大地秋。

142、佛肠坑

――近代·林回澜,号东川;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本无一物惹尘埃,底事湔肠令我猜;

膡得山泉流万古,分明说法现如来。

143、罗汉峰

――近代·林回澜,号东川;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罗汉浮空未足凭,漫将幻境强题名;

时人自爱虚声盗,多恐山灵抱不平。

144、月峰院

――近代·林回澜,号东川;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名花名画两摧残,僧去堂空夜色寒;

惟有多情一明月,年年还共佛盘桓。

145、宫人斜

――近代·林回澜,号东川;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飘泊南来寄海滨,魂依净土佛为邻;

可怜八岁新天子,不及后宫一美人。

146、佛肠坑

――近代·李洪筹,号海春,丰县人;民国十年(1921)知莆田县事。

一洗佛肠万象溦,至今涧水净於冰;

菩提明镜原无物,底事禅机输上乘。

147、罗汉峰

――近代·李洪筹,号海春,丰县人;民国十年(1921)知莆田县事。

云烟钟鼓拟蓬壶,金碧楼台慢卷珠;

弹指繁华弹指歇,神仙踪迹本虚无。

148、月峰院

――近代·李洪筹,号海春,丰县人;民国十年(1921)知莆田县事。

月峰峰上月如霜,曲曲禅关阅世长;

留得辛夷生意在,问他几度饱沧桑?

149、宫人斜

――近代·李洪筹,号海春,丰县人;民国十年(1921)知莆田县事。

翠华遥幸驻征轺,风雨无情冷玉翘;

黄土青山埋艳骨,忍将遗恨说前朝。

150、佛肠坑

――近代·张寿祺,号介庵;光绪乙酉(1885)拔贡,吏部七品小京官。授文选司主事,考功司帮掌印,奏折处、会奏处、京察房总办,宪政筹备处帮办,内阁叙官局第二科科长。

清绝肠如我佛不,有时一洗浪花浮;

世间肉食痴肥辈,谁到坑边与水谋?

151、罗汉峰

――近代·张寿祺,号介庵;光绪乙酉(1885)拔贡,吏部七品小京官。授文选司主事,考功司帮掌印,奏折处、会奏处、京察房总办,宪政筹备处帮办,内阁叙官局第二科科长。

楼阁空中幻景奇,顺从罗汉乞慈悲;

南游多少穷途客,各仗神通借一枝。

152、月峰院

――近代·张寿祺,号介庵;光绪乙酉(1885)拔贡,吏部七品小京官。授文选司主事,考功司帮掌印,奏折处、会奏处、京察房总办,宪政筹备处帮办,内阁叙官局第二科科长。

达摩遗像渺天涯,香散辛夷不着花;

一院荒凉今昔感,那堪回首帝王家。

153、宫人斜

――近代·张寿祺,号介庵;光绪乙酉(1885)拔贡,吏部七品小京官。授文选司主事,考功司帮掌印,奏折处、会奏处、京察房总办,宪政筹备处帮办,内阁叙官局第二科科长。

航海余生一梦场,官家粉黛亦无香;

塚中不露蟾蜍宝,长此埋名古刹旁。

154、佛肠坑

――近代·宋增佑(1881-1956),号启人;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静听流泉激石声,此坑偏以洗肠名;

泉经洗后未曾浊,流出山来依旧清。

155、罗汉峰

――近代·宋增佑(1881-1956),号启人;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罗汉当年此现身,空中楼阁霎时新;

佛门幻术如相饷,广厦千间可庇人。

156、月峰院

――近代·宋增佑(1881-1956),号启人;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谁是金刚不坏身?木鱼零落几经春?

好花名画俱尘土,明月峰头长照人。

157、宫人斜

――近代·宋增佑(1881-1956),号启人;光绪丙午年(1906)拔贡。

曾泊江村问采苹,南山又吊宋宫嫔;

壶兰自是多香土,留个青山属美人。

158、佛肠坑

――近代·黄祖汉,号仲良;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民政厅秘书。

石咽寒泉倚槛听,小吟未就酒初醒;

诗肠不与佛肠异,渣滓清时见性灵。

159、罗汉峰

――近代·黄祖汉,号仲良;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民政厅秘书。

昙花忽现暮山苍,钟鼓声中认上方;

真个禅床能借得,人间一睡足沧桑。

20

160、月峰院

――近代·黄祖汉,号仲良;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民政厅秘书。

一花一画俱陈迹,院老无僧云拥门;

色相不留真解脱,三千世界佛家尊。

161、宫人斜

――近代·黄祖汉,号仲良;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民政厅秘书。

青青塚草觅残碑,想见官家离乱时;

南下君臣同一死,名山有幸葬蛾眉。

162、佛肠坑

――近代·苏师颖,号遂如;民囯时北京高等师范毕业,任仙游师范校长。

丛竹阴中一涧长,水声犹带菜根香;

笑他乞食真多事,却累清泉为洗肠。

163、罗汉峰

――近代·苏师颖,号遂如;民囯时北京高等师范毕业,任仙游师范校长。

异僧卓锡此经过,金碧楼台起刹那;

今日凤凰山下路,夕阳红处乱云多。

164、月峰院

――近代·苏师颖,号遂如;民囯时北京高等师范毕业,任仙游师范校长。

摩揩佛像碑辛夷,应是山僧了悟时;

不许毫端留色相,西来真意本如斯。

165、宫人斜

――近代·苏师颖,号遂如;民囯时北京高等师范毕业,任仙游师范校长。

蔓草荒烟土一杯,崖山往事使人哀;

年年寒食无樽酒,燕子啣花祭奠来。

166、佛肠坑

――近代·温彦超,字少山,号筱珊;任广东××县县长

空山寂寂贝多香,一涧纡回瘦似肠;

闲向石矶泉畔坐,尘心洗尽热心凉。

167、罗汉峰

――近代·温彦超,字少山,号筱珊;任广东××县县长

楼阁参差涌碧峦,烟云变幻不须叹;

蓬莱宫阙南山景,空色由来如是观。

168、月峰院

――近代·温彦超,字少山,号筱珊;任广东××县县长

画壁旧传陈伯献,名花犹见古辛夷;

重来禅院蘼芜满,点缀斜阳欲下时。

169、宫人斜

――近代·温彦超,字少山,号筱珊;任广东××县县长

枫林落月墓门阴,佛火微茫照素心;

啼断杜鹃人不见,塔铃无语碧天沉。

170、佛肮坑

――近代·游定远,字介园;兴化府学廩生。

开山一钵曹溪水,涓滴都成戞玉声;

布席临流人照影,诗肠争似佛肠清?

171、罗汉峰

――近代·游定远,字介园;兴化府学廩生。

诸天色相总成空,幻眼看来竟不同;

欲与老僧说解脱,空中楼阁塔铃风。

172、月峰院

――近代·游定远,字介园;兴化府学廩生。

峰头何处无明月?明月谁教占一峰?

天女维摩浑示寂,空王那管去来踪。

173、宫人斜

――近代·游定远,字介园;兴化府学廩生。

惆怅崖山万事空,杜鹃无地哭春风;

金仙果是慈悲者,肯把山门护落红。

174、佛肠坑

――近代·郑渠,字笑白。

曲折泉流绕客堂,云根磅礴泻天浆;

本来我佛无尘垢,安用寒泉与涤肠?

175、罗汉峰

――近代·郑渠,字笑白。

辉煌寺额梵王宫,偶现昙花一瞬中;

欲向名山访遗迹,塔铃尽日语天风。

176、月峰院

――近代·郑渠,字笑白。

古刹兴亡感若何?达摩画像已消磨;

只今峰顶纤纤月,不照辛夷照薜萝。

177、宫人斜

――近代·郑渠,字笑白。

芳草凄凄掩墓门,夕阳啼鸟伴香魂;

伤心莫问南来事,悔向人间种慧根。

178、佛肠坑

――近代·宋禧生,字棋石。

肠不能清水与清,寒坑时作漱流声;

愿教古佛长为主,一洗凡尘度众生。

179、罗汉峰

――近代·宋禧生,字棋石。

分明楼阁出林东,尽在峰峦变幻中;

老衲由来多善悟,眼前色相总皆空。

6

180、月峰院

――近代·宋禧生,字棋石。

辛夷已老事多磨,断壁空寻古达摩;

賸得峰前明月在,分来清影到松萝。

181、宫人斜

――近代·宋禧生,字棋石。

内家荒塚挂残晖,钗镜终还愿岂违?

料想含情依宋帝,芳魂应化杜鹃归。

182、佛肠坑

――近代·王东伯,字阿牛;莆田人,民囯莆田报编辑。

流水粼粼证夙因,涤肠僧去几经春?

洗心不信人间少,翻恨如来独善身。

183、罗汉峰

――近代·王东伯,字阿牛;莆田人,民囯莆田报编辑。

昔日峰前见罗汉,今无罗汉只高峰;

色空悟得拈花趣,何处铿然一杵钟?

184、月峰院

――近代·王东伯,字阿牛;莆田人,民囯莆田报编辑。

广化寺旁一径斜,月峰禅院白云遮;

兴亡多少沧桑事,欲问堂前木笔花。

185、宫人斜

――近代·王东伯,字阿牛;莆田人,民囯莆田报编辑。

偏安结局亦堪嗟!遗迹谁知驻翠华?

賸得蛾眉青塚在,至今还说赵官家。

186、佛肠坑

――近代·林树源,字远堂;莆田人,兴化第十中学毕业生。

无垢由来是佛身,涤肠底事苦湔新;

愿将一掬清溪水,洗尽人间万斛尘。

187、罗汉峰

――近代·林树源,字远堂;莆田人,兴化第十中学毕业生。

须识此峰清净身,空中楼阁未为真;

榜题莫怪迷僧眼,幻景由来易误人。

188、月峰院

――近代·林树源,字远堂;莆田人,兴化第十中学毕业生。

壁间名笔绘袈裟,艳映堂前一树霞;

修到达摩还色相,年年看杀女郎花。

189、宫人斜

――近代·林树源,字远堂;莆田人,兴化第十中学毕业生。

内家荒塚傍禅关,薜荔深青掩翠鬟;

一片觅来干净土,香魂应恋凤凰山。

龟山考 ――明·林登名

11

龟山来脉,起自寻阳山,至龟山,分为三巨支。

龟山中一支,东去至长基岭,起一峰,其峰头微转而北向,忽焉东驰,将折而南,至天马,遂成飞龙之势。自东南望之,矫首北山之云,其中凹形类马,故曰【天马】。天马出为大象,大象下为鸡峰,鸡峰下一蛰伏,忽起为太平山,此正脉也。由长基分一支南出,为珠坑山,直至枫坑止,其脉直,无甚曲折。其一支至温厝坑,下转而东,落平田间,一伏起为莲华峰,其脉短,岂天马傍龙也。

龟山北一支,为莒溪、马齿、石狗诸山。由隔岭北出,为翔岚山。转而东北为佛脐塘诸山,此北护山也。

龟山南一支,入华亭为五云,由紫帽而西为紫微。紫云山脉顽颓,不钟灵秀,其谿壑间,亦无胜可寻。由紫帽山顶,从龟山凹,出一峰,所谓‘老龙中发,一支独秀也’。南行则龙逆水,东向则受海潮,然发脑阴也,阴穴灵而阳宅痴,皆长基南傍龙,为天马外护也。凡此诸高峰,皆在使华、木兰二水旋绕内也。

或问:天马,飞龙之势?曰:自何岭入九鲤,将出为龟山,其势潜至,龟山起一峰则见矣。然龟山性体刚健,转入长基,有惕之象,所谓‘危无咎’邪。至长基山顶,又踊而起矣,特未飞耳。至天马则若骤若驰,忽踊忽跃,遂成飞龙之势;左右拥护,声相应,气相求也,然懼其亢有悔也.。至大象峰下,则忽一伏,则进而知退,以退为进。又起太平一峰,则顺承天施,地之道也。大都郡治来脉,其地势起自东北,结以西南;阳先阴后,安贞吉也。乌山、梅峰之锁太平,若括襄耳。

――出明·林登名《莆舆纪胜》

 

长基最顶 ――明·林登名

10

凤凰山之南,有岭,高危,近三四里间,则南溪之胜可寻也。

由南溪岭而上,分别一径而西,有桥跨之,三径相联处曰【接待岭】,则龟山沈、陈二禅师相接候于此,因以名地。

由接待岭北陟,举趾益高,历枫坑岭、珠坑岭、水井岭,十余里为长基岭顶,其东跃起一峰,则长基山头也。自山头瞬目回视,则苍颜秀壁,巅崖怪壑,聚落之错出,树光之映带,固无不奇也。横岗平阜,双虎踞而龙飞,樵客田夫,沿行如蚁,则向之蹑蹬地也。远望则南海潮光,奔赴于壶公山麓,而若止焉。有山一带,远混天碧,横於潮外,此长基南眺之奇也。转瞬西北,望则辠山北,峙于溪田之上。仙寿峰、永兴岩,诸山微露,出其头角,望之欲无。侯官、霞浦、云池诸高山,接辠山而西去。带天壶、马齿诸山而北之,共作一环屏。田原数百里,平布其中。倒景垂照,则山文间错,曲直随意,刻露灵珑,荧荧的的,淋淋涤涤,观之目旷而神怡,凡西北境之异态者,可尽收也。

而石所一峰,又耸起作莲花势,望之瓣缬突崛,苍然光怪,拔出诸山之上,去天若在咫尺耳,又一奇观也。

夫长基接龟山一脉,至岭若伏,跃起一峰,东去奔趋,为入城正脉,又具眺览之胜,世人或过而忽焉,其奇未有知者。

甲寅(1614)八月,林季子登其最顶,纪其胜而东去。

――出明·林登名《莆舆纪胜》

 

历史简介(二)

6

寺在南门外,凤凰山下,梁(502-557)·陈(557-589)间,邑儒【郑露】家焉。俄有神人鹤发麻衣,夕见于堂,请为佛刹,露拜诺之。永定二年(558)为【金仙院】,隋·开皇九年(589)改为【寺】。初有僧无际,持《妙法莲华经》,石涌白泉。会僧志彦入内讲《四分律》,获言其事;唐·景云二年(711),赐额【灵岩】,柳公权书。武宗乙丑(845)寺废,宣宗(847-860)复寺,僧灵敞、暨龟洋僧无了重兴,黄妙应建山门。御史黄滔有【灵岩寺碑】。唐·处士周朴《题灵岩上方》云:

“碧峰顶上开禅座,

纵目聊穷宇宙间;

白日才离东海底,

清光先照户窗寒。”

又云:

“连云天堑有山色,

极目海门无雁行。”

宋·太平兴国(976-984)初,赐额【广化】。有放生池,池上为桥,在瞻拜亭前。元·至正(1341-1370)间火。明·洪武(1368-1398)永乐(1403-1424)间,僧慧广、极中、源彻等,相继营建。嘉靖戊午(1558),重修其法堂、方丈、溪声阁、座堂、香积等,俱被壬戍(1562)寇毁。万历庚辰(1580),僧慧广、智潜等,募建法堂。戊子(1588),僧云章、圆材,募建溪声阁,修正殿。辛亥(1611),僧法果,募建山门,并金刚二尊。壬子(1612),僧真一、法果等,募修藏经阁、巢云楼、香积。国朝康熙甲辰(1664),僧二胜,重建法堂后一座。丙子(1696),提督王万祥重建正殿,有碑文,节略:

南出郡城五里,有山名凤凰,下为广化佛刹。《郡志》载:“创自隋唐,地为南湖郑氏所舍。”前人记之甚详。年久蠧深,日就倾废。一日,余过此,叹曰:“是殿不修且坏,必不复有广化禅寺矣。”於是鸠工庇材,计日程事,捐俸以给之,不足则募以继之。经始於康熙壬申(1692)仲冬,讫工於乙亥(1695)腊月,殿宇既成,更为装饰,宝像俨然,仿佛前观矣。或谓余:“今日之举,宜膺崇报”,余曰:“余之为是,盖出於一时目触,非有私求祷也。今幸回轮奂之观,俾自兹以往,永永祝圣;为莆人祈,旹若之休,增山川之胜,亦不可谓无益於时云”。――出《莆田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