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 | 把握现前时空因缘,切实深广兴隆教法(一)

25编者按:

上周与您分享了学诚法师文章《时空因缘与内修外弘》的第八节。法师指出中国大陆汉传佛教要步入一个健康的、良性发展的道路,需要佛教四众弟子和社会各界善心人士的共同努力。

本周继续刊载该文第九节。在本节中,法师分三个方面讨论了如何在“此时、此地、此人”的时空因缘下兴隆佛教这一问题。

今天与您分享第一部分:完善道场学修体系建设,培育僧才代代传承佛法。学诚法师谈到在现代这个剧烈变化的社会中,怎样使一个道场里佛法代代相传?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培养僧才,建立有一定规模的清净、和合、增上的正法僧团。

文|学诚法师

如何在“此时、此地、此人”的时空因缘下兴隆佛教?较重要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完善道场学修体系建设,培育僧才代代传承佛法

佛法的传承一定要靠道场。古往今来,不论什么宗教、什么教派,都必须要有宗教活动的场所。没有场所,别人就不知道这个宗教的存在。我们常讲承担如来家业,佛陀的事业是靠寺院来传持的,它是三宝具足的地方。一个寺院就是一个道场,是修道的场所,也是一个培养僧才的基地,同时也是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载体。

至于道场里面这个“道”的具体内涵,就有很多不同的情况。例如在古代有译经的道场,从事经典的翻译,里边有很多的人才;有些道场是专门修行的,比如念佛、坐禅,也有很多的人才;还有持戒的道场、弘教的道场等等。

但无论是译经、修行、持戒、弘教的道场,到了第二代、第三代,几乎都是衰微的。很多宗派在唐朝都曾经非常地辉煌,开宗的祖师一圆寂这个宗派就不行了,要等再有祖师出世,这个宗派才能复兴。因此汉地的佛教在很长的时期里是“祖师型”的佛教。

现在这个时代,我们不能完全寄望和依赖“祖师型”佛教的路子。

为什么呢?比如说一个道场、宗派衰落了,按以前的模式,等几十年后再出来一位祖师,就会再恢复、兴旺,整个佛教也可能因此而兴盛。24

但现在的时代与过去已经很不一样了。过去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非常稳定的农业社会,家族、社区属性强,人员流动性小,接触的人、事相对局限。现在不一样了,现代社会是一个剧烈变化的社会,人类的生产活动已经极大地改变了社会形态乃至自然界的面貌,传统的家族、社区瓦解,人的流动性很大,接触的人、事和信息非常多。现在一天之内出来的新知识、新事物不知道有多少,过去的一年乃至十年都很难相比。一个道场、宗派衰落了,在现代社会中往往就会被社会洪流吞没,难以从内部再有祖师成长起来。

所以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使一个道场里面的佛法能够代代相传,这是非常关键的。“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如果不能代代相传,老一辈往生了,佛法传承也就断了。因此必须把培养人才放在第一位。这就必须建立正法僧团,僧团必须要清净、和合、增上,要有很浓厚的学修氛围,并且还要有一定的规模。

比如,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大学,都是名师荟萃、学子云集,所以它才能够持续不断地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经久不衰。一个寺院、僧团也是一样,必须要有很多人来学,并且要一代一代不断有人进来学,佛教才是有希望的。如果只有少数人自己学,就显示不出佛教的作用,很难对社会产生足够的影响力,乃至佛教的存在都体现不了,更不要说长期持续的发展了。

过去一些好的道场,住众很多,能够去寺庙的人,三百六十五天都可以在那里用功学修。这样,它就会有强大的力量在社会上扎根,这个地方就成了一个灯塔。人家看到这个庙,就会说佛法还是兴盛的。例如当年印度的那烂陀寺,有法师一千多人,学生八千多人,出家人在里面天天学习经论、修行用功,才能有那么大的气象和影响。

因此一个好的道场应该成为出家人学法、修行、育僧、弘法的场所,僧人要以学修为主,大部分时间都要修行、研究经论,同时配合以历事练心。僧团要以持戒为根本,并且要有一套完整的学制,形成一个学修体系。

对于准备在这里出家的在家居士,首先要进行比较严格的考察,对于佛法要有纯正的信仰,对出家修行要有清净的发心,还要能够吃苦耐劳。这些人进入僧团后要有人按部就班地引导,并按照次第学修。

与社会上的学制不同,僧团的学制应该是终身的。从净人到沙弥再到比丘,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不同的学修内容。同时,对整个僧团而言,既要有大家共同的学修内容,又要能够根据个人的特点及发心因材施教。到了一定的阶段后可以在某个方向上专门地深入,还可以到国内外其他道场短期参学访问。

现在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一个交流对话的时代,各个宗派乃至于各个语系佛教的精华都可以汇集在一个道场里面,就像印度的那烂陀寺,不仅僧团的数量庞大,里面各个学派、各种观点都有,这就是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说明佛法的殊胜,而这一切最后都能够汇归一佛乘,这样就能有强大的影响力,可以更广泛地度化众生。26

总之,僧团学修的这一整套模式就像一个大熔炉,需要一道道工序来加工,是金质材料,经过培养就成为金器,是银质的就成为银器,是泥质的就成为陶器……无论材料如何,皆可成器。制造模具的过程就是培养人,目的要非常明确,做到有的放矢,对每个人都要负责,根据他的根机、年龄、素质等培养到相应的程度。

僧团的学修体系中,要配合有相应的管理制度来保证僧团的正常运作。现代社会非常讲究管理制度,无论世出世间的任何一个团体,如果没有制度,就会导致混乱。传统丛林里的清规、规约都是比较简单的,是从过去的宗法社会中产生出来的,适应当时静态的农业社会。

现在是一个动态的商业社会,要建立起适应这个时代的僧团管理制度,就要对佛教的戒律以及佛教戒律在中国的演变所形成的清规,乃至现代社会的种种管理体制进行研究。制度的建立要能够体现佛教戒律的羯磨精神,对于自己的修行应如何,对人、对事、对物应该如何,都应该给出必要的明确规范。

与世俗管理制度不同,僧团管理制度的目的是要保证出家人用功办道、修证佛法,因此不能把世俗上物质的奖赏、处罚方式应用到佛门里边。出家修道本身就是要放弃物欲,成就三无漏学。如果修行好就多给一点物质奖励,不守规矩就扣钱,其结果必定导致人的物欲越来越膨胀,就和修道的精神背道而驰了。

另外,制度本身要能够使僧团形成比较和睦的氛围,促进僧团的和合增上,凝聚僧团的共业,并进一步以僧导俗,把带动居士的工作做好。这就要求规范僧团的伦理,每一个成员都能够遵守伦理,僧团就能够有序和合。

僧团的伦理有两种:依戒别高低的伦理和行政伦理。依戒别高低的伦理是以受戒的程度来区分,即比丘、沙弥、净人三个层次。同一个层次里按照受戒的先后排序,即依戒腊。上殿、过堂、诵经、布萨等宗教活动的位次都要依着戒腊来排序,下座对上座要恭敬、学习。

行政伦理即依行政职务的高低,在做事时就要依着行政系统,下位服从上位,清众服从执事。

两种伦理各有适用的场合,不可混淆,也不可执此废彼。同时,上座对于下座要关心、引导,执事对清众要以身教为先,不可有权力高低等世俗心态。总之,僧团的每个成员都能够安立好自己的角色,敦伦尽分,一个僧团就能够有很强的和合力。

在僧团与俗众的接触上,必须要保持距离,要有专职的执事法师负责有关居士的事务。

一般情况下,大部分僧众不与居士接触,不得与居士联系,也不要去了解居士的信息。如果刚出家几年,又能说、能写,与居士接触多了,不知不觉心就会收摄不住,是造成僧众道心不稳定的重要因素。出家人如果心不在道,就非常危险。

在男众道场,在与女众的接触上,尤其要严格,这样才有利于僧众戒律清净,安心办道。一些女众来到寺院后,会称赞有一定修行功夫的出家人,比如很用功、有修行、威仪好,等等,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多说话,渐渐地就专爱找某位法师说事、办事,或者送供养,种种关心,或者帮着洗衣、做饭、买东西等等。与之接触的僧众虽然刚开始都是好心为公,但常常来往就容易产生情染,不知不觉间就会影响道心,乃至舍戒还俗。因此在寺院里,居士的请益要由僧团统一安排,不能专找某位法师,这样才能够防微杜渐。

完整的僧团学修体系和良好的管理制度是僧众能够长期持续在佛法上用功的有力保证,不仅是让现在的人,而且能让以后的人都能够在这个道场里一直往上走,这样佛法才能够经久不衰。

27以上内容为《时空因缘与内修外弘》第九节

原载于《法音》杂志2008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