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 | 如理听闻是趣入佛法的先导(中)

39编者按:

上周与您分享了《如理听闻是趣入佛法的先导》的第一部分,学诚法师谈到,学习佛法是来认清痛苦和究竟快乐的根源,认清无明痴暗与智慧光明的区别。

今天继续与您分享文章的第二部分,法师谈到,千经万论都是引导我们得大智慧破除无明,从无常无我的概念正确认识自己。

文|学诚法师

什么叫做智慧呢?我们常常讲:“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听闻正法是闻慧,如理作意是思慧,法随法行是修慧,这便是闻思修的三种慧。智慧就是这么来的,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认识问题。

也许每个人都会说,自己很无明,经常发脾气、想不开、想不清楚等等,这方面的问题比较容易认识到。但是如何来认识智慧,对大家来说就是一个比较难的题目了。

千经万论,无非是引导我们开发智慧、得大智慧,得大智慧才能够破无明。反过来说,破无明的结果,就是得到智慧。

比如一间屋子里一片漆黑,就是无明的状态;灯光一亮,黑暗(无明)自然就没有了,就好比智慧的状态;灯一闭,黑暗(无明)又出来了。无明和智慧就是暗和明的关系,不可能同时存在。所以,要知道如何让自己的内心一直充满智慧、充满光明,这是很重要的。

佛教里有一位禅宗六祖慧能大师,没有文化——至少说他的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但是慧能大师开示的法语却能够被称为“经”,叫做《六祖坛经》。这说明什么呢?我们古来祖师大德,比慧能大师有文化、通教理的,不知有多少,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但是只有慧能大师的开示才被称为“经”,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去深思吗?

慧能大师在五祖弘忍大师门下开悟,他所作的那首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传诵古今,最后得到五祖弘忍大师的印证,并把自己的衣钵传给慧能大师。

慧能大师得了衣钵之后,连夜离开了寺院。当时寺里很多人得知弘忍大师把衣钵传给慧能大师之后,都去追赶。其中有一位慧明法师,他出家以前是一位将军,体质很好,因此跑得最快,最后追到了慧能大师。慧能大师见他远远追来,心里想:他是来抢衣钵的,和他争执没有意义,弘忍大师把衣钵传给我,只是一种证据,是表法用的,表示我得到了法,所以他要这个衣钵的话,就送给他。于是他就把衣钵放在石头上,自己躲到树林里去。

慧明法师去拿衣钵的时候,却发现他搬不动放在石头上的衣钵,当下就悔悟了,感慨地说:“我是为法而来,不是为衣钵而来。”六祖大师在树林里听了慧明法师这么讲,就走出树林,对他说:“你既然是为法而来,我现在就为你说法。”大师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于是,慧明法师就在慧能大师言下大悟。

也就是在问:我们的心,不起善念恶念的时候,哪一个才是本来面目?过去禅宗里常常有参“念佛是谁”、“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是什么”、“拖那个尸体的是谁”等等,这些都是要让人去认清“我”到底是什么?禅宗常常在这方面去追究,引发门人去思考“我是谁”、“谁是我”?

为什么要追究我是谁、谁是我呢?这跟智慧有很大的关系。通常所认识的我,都是分别心在起作用。有分别心本身就是一种烦恼、无明的状态。

佛法认为,实际上应当是无我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色受想行识”五蕴和合的,“我”只是五蕴和合的一个假名安立。你是某某,他是某某,都是一种假名安立。这个“我”可以安立在每个人的头上,只是一种名言而已。

反过来说,我们常常把名言上的我当成实际状态的我。五蕴和合的我本来就是身心两个部分,我们身体在变化,思想情绪也是在变化的,昨天、今天、明天的思想认识都不一样,昨天、今天、明天的身体也在不断地变化,这就是无常的特点、无我的特点。可是我们不容易用无常无我的概念来认识自己、来认识自己的问题。

佛法里面讲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无常无我在一切事物上都是能够得到说明的。38

原载于《法音》杂志200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