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法开示 | 事理不二

40编者按:

上周与您分享了学诚法师《大乘百法明门论》系列开示第六讲第4节,法师谈到学习法相不是学习法相名词,要懂得方法观照心相,通达二无我。

今天继续与您分享百法开示第六讲第5节。在本节中,学诚法师谈到我们学修佛法,要以理导行,借相起修。法师说:“首先从理论承许,然后从理论再到实践,这样的话,我们才有办法真正意义上用观照般若。”

学诚法师《大乘百法明门论》系列开示·第六讲第5节

 世亲菩萨《大乘百法明门论》 
“如世尊言,一切法无我。何等一切法,云何为无我?一切法者,略有五种:一者心法,二者心所有法,三者色法,四者心不相应行法,五者无为法。”

──《大正藏》第31册,第855页

讲|学诚法师

我们念佛也好,参禅也好,持咒也好,目的都是要破迷、要断执。

我们断执著也好,破迷惑也好,它卡就卡在这个理上面不明,理上面不明造成行上面做不了,行门跟理门。因为你不知道做这个事情的意义,这个事情就不会心甘情愿、就不会很踏实地这么去做,这样的话自然而然就盲修瞎练了。

如果明白这个道理,那么你去做就比较容易,相对来讲就比较容易。所以这个理门和行门是配套的。

这个理门实际上面也就是一种修行的经验的指导,对我们的一种指导。它是靠经验对我们的一种指导,而不是靠文字对我们的指导。文字指导不了我们,它必须是一种经验,靠经验对我们的一种指导。

这就要讲经了。为什么从印度到中国,从古代到现代,从中国到外国,它原因就是如此。它各个地区、不同时代,这个众生的业不同,环境不一样,问题不一样,事相不一样,但是它都可以从这个道理上面来剖析。来讲一讲,我们的问题就没有了,讲一讲,我们自己的思想就开通了。

如果不讲的话,我们自己看不到,自己意识不到,自己发现不了。发现不了的话,我们常常讲我们要破执著,反过来,我们这个执著会越来越厉害;我们说要集资粮,不仅资粮没有集到,我们的贪心就越来越重。

实际上,执著,它当体即空。所谓当体即空,它也是因缘所生的。任何一个法,它有生、住、灭。你观它灭相的时候,它当体即空,你观它是因缘和合的时候,它也是当体即空。

当体即空,那本身我们的执著就破掉了。不是说你要拿另外一个东西再去破它,那个就不对。不是说你要再拿来一个法来破烦恼,你这个法再去破那个法,那个是不对的。42

我们用这种观照力,它本身就是一种慧力,本身就是一种慧。原因就是我们这个观照力起不来,我们烦恼的时候,我们没有观照力、我们观照不了、观照的能力失去,或者说我们没有这种修观照的、修观的能力。

那怎么办呢?我们修不起来,只有通过分析的方法,通过文字的方法,首先要从理论上面承许它是这么一回事,然后从理论再到实践,从理论再到现实,从理论再找到我们的下手处,这样的话,我们才有办法真正意义上用观照般若。

不然的话,我们没有办法来用这个文字,我们用这个文字的话,只有对文字越来越执著,这是肯定的。你看到“佛菩萨”“涅槃”,你看了很喜欢;你看“地狱”“恶鬼”“畜生”,你看都不想看,这肯定的。你看这个“功德”,你看了很欢喜;你看这个“过失”“罪过”,你看得心里就很害怕,这是肯定的。这是对文字上面着相。实际上看一部文学作品也是一样,你看这个境界,你心里起这个心,看这个境界,心里起那个念头。

实际上,我们学经论的目的,就是要培养我们的一种观照力,观照力才是真正的一种智慧,这个是比较重要的。我们观照力培养起来的时候,我们才不会在名跟相上面打转。

实际上我们念佛也好、念经也好,它也是在相上面,它只说是个比较好的相,它还是有相,还是有相修。只是这个好的相,它不是世间上面不好的相。那么好的相,刚开始它需要借这个好的相,但是如果你弄过头了,反而弄不好就会变成一种执著。所以事修跟理修是不同的。

比如说”事”:念佛,要一心不乱,它有佛可念;”理”:一心不乱,它就无佛可念,能念所念,能所双亡,这是理一心不乱。事一心不乱还有自己,还有佛菩萨,还有佛号;到理一心不乱了,那已经是不分了。

所以我们念佛就是要从事一心不乱证到理一心不乱,你才不会退。你如果不能证到这种理一心不乱的话,那么我们这个人都是靠自己的一种意志力去坚持的,那是很少人能够坚持长久的,那一般人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十年八年,都是坚持不下去的。就是一般的人他都有这种意志力“我做这个事情,天天去干,干它多少年”,但实际上面你不明道理,那你干起来就很费功夫了,干起来也是很不容易做的。

所以我们学教理、学法的目的,就是要懂这个道理,如果我们不懂这个道理,那么我们学法就学错了,学错了方向。这些都是比较关键的一些问题。41

学诚法师《大乘百法明门论》第六讲第5节

讲于北京龙泉寺德尘居

2009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