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 | 如理听闻是趣入佛法的先导(下)

编者按:
上周与您分享了《如理听闻是趣入佛法的先导》的第二部分,学诚法师谈到,千经万论都是引导我们得大智慧破除无明,从无常无我的概念正确认识自己。今天继续与您分享文章的最后一部分,法师谈到,闻思修是先从善知识处听闻佛法,并且产生定解之后,再根据经论来证成。

文|学诚法师58

人的问题——烦恼、毛病、习气,是多生多劫累积下来的。假如你今年二十岁,那么二十年前就是前世,假如你现在五十岁,那么三十、四十年以后可能就是后世。所以前后世是很快的,不过几十年而已。自己的生命,无始以来都是在这样一种轮回、流转、累积中不断等流下去,很多好的或不好的习惯,都一直在不断加深。

我们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把不好的等流改变过来,不好的习惯改变过来。但是自己在家里看经典、用功,不容易把自己无始以来不好的等流改过来。怎么办呢?这就需要在清净的道场,借助外在师友的加持力,来扭转自己的坏习惯、坏等流、坏思想。这就关系到闻思修的问题。

《菩提道次第广论》里讲:

故所应修者,须先从他闻,由他力故而发定解;次乃自以圣教正理,如理思惟所闻诸义,由自力故而得决定。如是若由闻思决定,远离疑惑,数数串习,是名为修。”

闻思修在《广论》的修习轨理里有很明确的界定,是先从善知识处听闻佛法,并且产生定解之后,再根据经论来证成。这一点非常重要。

现在常常产生的问题,就是我们喜欢自己根据经论去看待和判断善知识说出来的道理如法不如法,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亲近善士,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为什么说我们的智慧从听闻来,听闻从善知识来?原因就是我们自己对于无始以来的业烦恼等流很难认清,如何以佛法来对治这些问题也不晓得。

反过来说,我们是在以一种无明烦恼的状态,去看待、认识佛法,去读佛经。刚刚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模糊概念。时间长了,我执法执也加强了,并且越来越坚固。因为他认为自己内心里面有了佛法,已经得到佛法了,不断增强我执和法执,这样就和佛法的本义相违背。“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我们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不断放下烦恼及一切执着。

学习佛法到最后就是对缘起、空性的证悟。空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对一件事物的看法,可以从许许多多的角度而不是一个角度去认识。比如我们在一所寺院拍照片,拍摄的角度可以是非常多的,如正面、侧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从下往上拍、从上往下拍、从外往里拍、从里往外拍等等。也就是说,从许许多多的角度,都可以来认识一件事物。反过来讲,看问题常常是以一个角度来认识,就会把这个问题看死了,自然就认识不清楚。

对外在的事物认识不清楚,内心就会产生更多的障碍。根源在于我们内心有迷惑,有障碍,不能得到究竟圆满的智慧。如果能够得到究竟圆满的智慧,我们内心当中很多的迷惑、问题,多换几个角度去思考,自然就会被解决掉。

但问题就在于迷茫、烦恼,内心发生困惑的时候,常常提不起佛法。因为无明烦恼现行的时候,佛法就被障覆了,也就是说我这个房间里面已经都是黑暗了,并且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自己在无明状态下已经造了很多的不善业,并且这种业还一直在等流、相续,这样自己所具有的佛法力量、智慧力量就会越来越弱。

亲近善知识的目的,是因为善知识比较容易看到我们的问题,靠外在的力量,由他力故,慢慢就容易产生定解。如果不是靠善知识这种外在他力的作用,可能学了几十年都很难对佛法法义产生真正的定解。没有产生定解,如何产生智慧?更不会有信、解、行、证。

没有真正的定解,就没办法去实行,修行就修不了,就不会照自己理解的与所产生的见解去实践。因为我们内心一直有怀疑,也就是说自己对佛法的义理没有真正产生信心,法的行相没有真正现起。

所以说“由闻知诸法”,我们对法慢慢产生定解,然后再根据这些经教,对自己的这些定解,慢慢展开来修改自己的相续,然后思惟也好,观察也好,远离恶法也好,就比较容易用功了。

不然的话,我们随便拿一本经,看一个法类,自己去用功,就犹如我们到一个药店,随手把药拿起来吃,可能一下子不会出大问题,但是也并不一定会有什么好处。更何况我们长劫轮回于生死之中,无明所翳,业障深重,岂可随意吃药!

不要说我们凡夫,声闻也好,菩萨也好,也都要从佛那里听闻正法,再去实践;发菩提心,也要先去学习如何发心,学习如何行菩萨道;六度万行,更需要一步一步去努力。所以说学本身就是一步一步去模仿、去实践。

正所谓“一切圣言现为教授”,如果不能现为教授,那么读任何经论都难以产生真正的功德,因为其中的法不能成为自己真正的教授。

经论里面所讲的教授,就是要求我们真正照着去做的,如果没有定解的话,是难以照着做的。反过来说,自己没有照着去做,就是说明没有定解,所以就需要在这方面下大功夫。59

原载于《法音》杂志2007年第2期